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2018年秋金田镇师德培训
  1. 今天参加了师德培训的集中培训。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培训,培训这东西是这几年逐渐多起来的,到了这两年甚至有了各种硬性指标必须达到:比如培训经费的支出要占学校总经费的百分之三点五还是百分之五了(我记不清了),教师的每年要达到的学时学风也有硬性要求,具体多少分我又忘记了,虽然这些鬼东西都归我管。

关于培训,我平常是厌倦的,网络培训我一般是开着视频让专家自己在那讲,我忙我的事去,过了十分钟点一下时间更新。我也知道专家讲的有理问题是我没空听。

集中培训我基本上就是在玩手机,我终究也不过是变成了一个自己身为老师的时候不喜欢的学生的面貌。自己站在讲台上,觉得自己讲的每一点都很重要,反反复复讲上几百次了,猪都懂得了。换了自己听专家讲课,自己也成了个猪学生:他讲他的,我玩我的。

我知道他讲的东西很有用,可是我听不进去,往往是因为他讲的太乏味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学生不想听真的不是学生的原因,是老师下的工夫还不够,吸引不了学生的注意力。

幸好,今天来了个讲课我喜欢听的专家,叫温轶群?是一个学者型专家型的校长。他讲的很多东西我都有感触。他从一个普通的民办老师成长成一个专家,有些东西也许和规则有关,但是个人的努力绝不可少。

他说他的成长离不开读书和写字,每天阅读的书不少于二十页,写的文字不少于三百字。正是这样薄积厚发,才有了裴然的成就。

他做了个现场调查,一年读一本书的举个手。

我举手了。

一年读十本书的举手。

没几个人举手,我也举手了。

十本书不算多,如果只说数量不求质量的话,我看的书有十本以上,不过对我的专业成长没什么帮助。我带目的性看的是消防类书,不带目的性的比较多,比如net kou 说《遥远的救世主》好看,我便在网上看看;偶遇个喜欢的句子“影子在公主的脚下,怀吉在公主的心理”,我便去看《孤城闭》。

好读书不求甚解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最合适不过。读过的书如水淋鸭背,完全就没留下点什么在脑海。时间一久,便连基本内容都忘记得一干二净。

读书如此了,那写字呢。

偶尔也写点,不过多是一些情感上的东西。我对写“深沉而热烈的爱一个人也许你会受伤,但这是让你人生完整的唯一方式”的兴趣远远高于“关于学困生的转变之我见”。

由此可见,我完全不可能通过阅读和写字提高我的专业素养。

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甚至问了三遍自己,我想不想成为一个业务水平高的老师?

我还没有答案。

在我没有搬几次家之前,我有一些很珍贵的东西——我的相机的储存卡。

搬了几次家,不见了。

在我没有怀孕的时候,我天天要用电脑,闲来无事,就会把我的储存卡插入电脑,查看相片。

把几年的相片看下来,自己仿佛看到了高铁从荒山野岭中一点点建起的样子,相片中尘土飞扬的桂金路我和谁在那流下过汗滴……

我曾经想用文字和相片记录这个县城的变成。

然后,我好像失败了。

从前,我写点什么,无非是为了排除心中的苦闷或者让自己的生命更丰盈一点。

以后,我大概还可以尝试通过阅读和写字,让我的课堂更高效一点?至少,不要把一节课讲得同学们都睡着了。

其二

今天妹妹和姑姑要考车试,黄家玲帮我带娃。

其三

校长通知我明天去领教科书发票,明天还要继续培训,到时候领即可。

其四

早几天京东买的书到了,不过没拆封,带娃看书真的不方便。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5分店

其一

今天我在家带四个娃,小宇姑娘嗲得我有点想拍她屁股。抱着说不要不要的哭,背着说不要不要的哭,放下说不要不要的哭,怎么样都发嗲,坏死了。

其二

吃晚饭时间校长打电话来说学前学籍没弄好,让我打电话给张灵灵,我……

好在那边也没恼我,积极帮我了解情况。

其三

黑了一个人。

他不是坏人,问题是我感觉沟通起来很吃力。比如说早上他问我干嘛不爬西山,我说要带娃,他说可以去散步。抱着几十斤肉散步?爬石阶?今晚他说过来看晚会啊!我从金田带娃到其他镇去看晚会?

对于一个连上吊都没空的人来说,我实在不会欣赏类似的说笑。我不习惯这种无效沟通。

其四

通知一个长年请假的人下周准时参加师德培训,他让我帮打听一下请假应该找谁请。我说岳峰都去参加培训,你让我问请假,我可没这个熊心豹子胆。遇到人家心情不好马上有脸色看。

现在自我到有点无法无天,不喜欢的人事,连虚应一下都懒了。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4分店

其一

今天上午妹妹和姑姑都要在去学车,于是我在酒房带几个娃。

其二

和奇拉约了今天下午去了解杨国球一家的情况,于是下午姑姑不去练车了,在家带娃,我出去了趟桂平。

杨国球住三中附近,前后生育了十一个孩子,最大的二十了最小的才两岁多。有两个已不在人世,目前有六男三女存活,但有的孩子们下落不明。这些孩子没有一个上过学。看着两岁的孩子这么冷的天都不穿裤子,当爹的也不理,只顾自己出去喝酒……

一匹布那么长的故事就不说了,我对拯救地球没有兴趣,我就是对这些可怜的孩子动了侧隐之心,所以管了这闲事。我个人力量太微弱,于是我首先想到了奇拉,想到了荷城义站。

她们如约而至。

荷城义站,奇拉和她的团队
孩子因无人管教成了“野孩子”

其三

今天终于记得帮老妹印名片

其四

回到金田领快递,有一帅哥说我很眼熟,聊了下,原来我去过他果园摘果,还买过他的笋丝。

其五

今天又败家了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1分店

其一

今天又听了一天的课。


其二

今天收工得有点早,去依漫美容SPA报到了下。以前的办的卡,还有两次就划完了。


其三

弟弟说晚上和十八火锅,我说好。

吃完饭我麻烦他明天帮我去印名片。今天出来本来是想去简约的,发现不好停车。


其四

今天上午,听课结束,我直接到多多荣的班上领了他就出来。

校门口,有人叫住了我。

我非常意外。

自从我被赶出来之后,已经一年,我们没有打过招呼了。

前面,我打过三次招呼,他不应我。

事不过三,从此,我在他们面前走过,连眼角余光我都不再瞄一下过去。

染一向宁折不弯。

有些伤害我的人,我是不会说原谅的。他不是主犯,看在我妹妹的份上,我都可以释怀。如果没有这样的刁难,我今天的生活,不会是这个样子。


其五

属于自己的感觉很好。

听一会音乐,看一会书,发一下呆。

已经很久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活了。

今天傍晚,义均这边一连发了几条通知,我看了一下,唯一的心愿 就是不要周末加班。我看着这些东西很烦。今天星期三,已经结束了,这一周我只上了一节数学课。明天周四,后天周五,我将一节数学课都上不了,因为有一半老师带学生去参加镇运动会,剩下我们这几个老师,一个看一个班,从第一节到最后一节,班上去了四分之一的人参加运动会,我这课也没法上。扶贫没忙完,义均又开始折腾了。查漏补缺。补什么呢,我们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好吗?造完这些材料……想想都心累。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19分店

上班,第一节课的时间在做送教上门的材料复印,第二节课听李老师磨课,第三节临时兴起,用了李的课件上了同一个内容……太久没上语文了,今天重温一下语文的课堂教学。第四节老实上了一节数学课。一个上午就这样忙得气都没喘一口的过去了。

下午给一年级的照相以备录入学籍系统。要求蓝底……找完学校,只有旧楼的铁门油了蓝漆,而且只有门的上半部分是纯蓝,学生站在门前,没到蓝色部分,搬椅子来站上去又太高了,我不好拍,于是叠了几个砖头让学生站上去拍。有的学生太矮了,站着没到蓝底部分,她班主任就抱着她的脚举起来让我拍。嗯……这些相片,“画风奇特,不落俗套”。

回来从手机导入电脑,没有合适的软件用来批量压缩,本来想下载软件折腾一下的,突然来了任务要扶贫,于是逮了个撞上门来的大师,把相片打包给他,我和扶贫的美女一丹同志约会去也。

其一:天天发朋友圈的最大好处就是再也没有人说我一天上两节课儿,一天工作没够两个小时了。

其二

下班去取了快递,给姑娘买了虾皮,瑶柱什么的,她不长牙了,我怕她缺盖。今晚又给她买睡袋……败家娘们。

其三

姑娘又感冒了

其四

昨晚没得睡,我怕生物钟乱了今晚睡不好,吃晚饭的时候整了点自家糯米酒来喝。这次的比上次的好喝。我现在很有睡意了。

晚安,我亲爱的染染!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16分店

其一

上班第一节给请假的老师排课,然后向上级检讨错误,我在教师信息系统的自以为是的操惹来了麻烦,被告之没什么药救。统计了不符合交流条件的名单给黄钧。第二节听李彩玲磨课。

下午打电话和送教上门的家长联系好,送教上门的出发送教,我在办公室做相关材料。下班还加班了半个钟才做完,准备陪姑娘睡觉的时候来了紧急通知说连夜加班,材料要一式六份,明早八点交。原来做材料的时候没说要一式六份,这么多材料,我就是复印都要两个钟啊!这三更半夜让我带娃加班?心累。

结果,领导统计学校时漏了我校,然后准许我下周一才交材料。

其二

某人转账了八千块给我。

其三

今晚抽点时间带小宇去玩。她最喜欢逛超市,还要自己推个车逛。逛累了指着换币机让我换币给她坐玩具车。

其四

接到广东河源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叫花老师?说是李某在平台借钱不还,他通讯录上有我的号码存为花老师。

我原来以为是花家的木头,又来又打电话复核,是另一个李头。

不理。

其五

联系了奇拉,她说关于杨氏的那成十个娃,相关部门未反馈意见。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好人不是一天变好,坏人不是一天变坏。再小的量变,久之都会质变。好人难做,容易吃力不讨好,坏人易做,但是风险太高。

坏人没有变好,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好人最终变坏,是因为诱惑很大。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我感觉有个通行证,好过呆在古墓里练玉女心经。

可是,如果卑鄙的最大风险是失去自主的生活方式和自由的心灵,我会很难过。

我从来都舍不得我难过。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15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凌晨五点半,领导发信息到我QQ ,需要我提供两个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的学生信息给她。

我看完信息,放下手机,继续睡觉。

上班之后课都不用上,先找电脑,翻档案柜,找到信息给她过去。

其二

今天镇校运会开幕,一部分老师带领学生去参赛,我们留校的包班。今天下了很多场雨,原来预期两天的校运会因雨中断,下午运动员和老师都回来了。

 

其三

这个学期的镇优质课比赛发了排课表下来,我们学校的老师的参赛课题有问题,找学区领导找中心校领导,好不容易改好了。

花了二十多分钟,才排好这个活动的听课和代课安排。

其四

上级发通知彻查教师信息系统的错漏,我觉得心很累,不知道那些调进来调出去的老师要怎么折腾。

 

其五

整理了期中成绩和各班的质量分析发送出去。有些人没有交,我没有再问,反正我提醒了几回了,爱交不交,都靠自觉。

其六

前天,修车的说两斤酒弄好我的车。

今天我给他送了三斤半去。

其七

眷恋说错开双十一再帮我寄红薯干给彼岸妞,今天他发了单号给我看。

其七

尧今天与我闲聊,都不记得有几个年头头联系了,他问我一切可好。我想了想,买彩票没中,狗屎踩着一大堆,于是说不好。

其八

今晚喝了点自家的糯米酒。微醉,好睡

江口圩日掠影

江口,桂平市北区的一个大镇,一面与平南交界,一面与金田交界,另一边过了江,就是木圭。

江口的圩日是这样子的。

有蒜头、核桃、大头菜、萝卜干、龙眼干……卖。

有大蒜、葱头卖

街景

种子摊,主要是卖菜种

一个顾客在挑选葱头

街景

竹筛、藤刷

其实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书面语叫什么,小时候去放牛会扯这种藤回来给家里人扎成一个把子,用它来刷锅。

卖菜秧的

 

街景

草药

生烟

特码

农用刀具

菜种

 

 

各种虫药

一条小巷

 

江口头菜行

街景

世界,你好!

 

感谢书剑帮我搭建的网站。

首先我得回忆一下,书剑这个帅哥是怎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

其实,我也不记得了。

大概是许多年前,我做了一个网站,那个网站叫做桂平论坛。就是我现在这个博克用的域名。话说我做网站的那会,不知道什么叫做域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数据库,什么叫做服务器,什么叫做程序,什么叫做模板,至于代码,反认识这种东西。

但是那个时候,我居然是一个站长。

一个需要帮助的站长。

大概是桃花岛带我去和琴吃饭,然后琴给我介绍的。

当初,我认识很多对电脑或者是互联网有研究的人,他们现在大概还在我的QQ上,不过我已经不记得什么分别是谁,叫什么名字——主要原因是他们老是换网名。不换我的我就基本记得。

书剑大概是琴的朋友。

然后,当时我的服务器在广西英拓网络。

恰好他也是在广西英拓网络公司上班。

我去过这个地方,位于南宁航洋国际的那栋高高的大楼很接近云端的楼层。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子认识他的,哈哈。

总之就是这个帅哥这些年帮了我不少忙。

谢谢他。

今年工作很忙,弄一个博克,其实我也不一定有空来更新。

可是我喜欢玩,总觉得得有一个地方,用来发泄我的情绪。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自认我抗压性能还算是优良,不过如果不及时喧泄,是会出毛病的。我对什么上吊跳楼投河烧炭都没有兴趣,打牌不喜欢,购物没有钱,游戏又不会……只好折腾自己有点熟悉的东西,好哄自己开心一点。

嗯,染染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