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7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今天的工作比较单一,参加了一天的师德培训,中间去领了教辅资料的发票,师德培训结束后,有扶贫任务的留下,发了培训调查表,试卷,让我们完成后连同心德体会一起上交。那么,我明天的工作大概就是一天上9节课(有两课节要上两个班),写一份参加师德培训的心德体会,一份扶贫的心德体会,做一份测试卷,答一份调查问卷,做一份义均的PPT 。目前安排大概如此,变数未知。

今天上午给我们培训的是培训中心的黄继仁副主任,据他所说,他是下湾人。他做到了真正的行德,他年轻的时候相了十七次亲才娶上老婆,这成了他心中的痛,所以很关心大龄未婚男女的幸福,免费作媒甚至贴钱做媒,已经牵手成功250对;免费给学生理发,多年如一日,数以万计;坐在操场上,在师生的围观下,把一个学生乱倒的饭菜一粒一粒捡起来吃掉;学生用棍棒清不动粪坑的臭石头,他徒手挖手;台风天为了转移学生,被树压断腿,在医院躺了68天;领养了5个孤儿;做了十八年校长,依然坚持做了十三年班主任带两个班数学并且连续多年获先进业务奖……

我只能说,我对他的崇敬,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又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一个人能够做这么多善事,甚称伟人。

以前,我习惯说无知者无畏,无耻者无敌,现在我感受到,无私的人才是真正的无惧无敌的。

没有多少个人能够在历经了种种社会的阴暗之后还能保持赤子之心,他做到了。

我家染染,在社会的染缸,光阴的河流中漂染多年,早就从“纤尘不染”变成了“纤尘毕染”。

我曾经让暴君给我写几个字。

他说好,把内容给我。

我给了他“纤尘毕染”。

他给我的是“纤尘不染”。

于是那几个字失去了挂出来的可能。

今天黄主任说,莫为小利失名节。

我从来不为小利失名节,我都是为大利失名节的。

我没有资格说师德,对学生,不够耐心细心用心尽心;对同事,也不够友爱真挚?

 

我现在是用京东的阅读端阅读,带娃,纸质书确实有着太多不方便。姑姑没睡,要陪她玩,和她互动,什么也干不了。姑娘睡了,不好开灯,以免影响着她,所以除了拿着手机,也干不了什么。

所幸,手机也有大千世界。

以前我用手机除了看看小说,偶尔也玩玩游戏,比如消消乐,比如数独,而现在别人玩的填成语,我多年前就玩通关玩厌倦了。这次培训,我和自己订了个规矩,每天用手机看二十页书,随便写点字。

我昨晚看的书是心理学相关的《自控力》,今晚本来是想重温的,一不小心点到《余罪》,改变了主意。余罪是警察与罪犯为题材的小说,这是我最不喜欢的小说之一。我不喜欢从中看到的人性的丑恶,不喜欢看到善被恶伤得疼痛不已,不喜欢看到牺牲,这些东西,会让我看似麻木的心痛楚。

可是,有时候我也会逼自己。鲁迅先生说,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所以我偶尔会逼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我只是想试着让我的内心变得强大,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保护自己。

一如以前玩网络游戏《泡泡堂》,不小心点到了“墓地”的地图,我一听那毛骨悚然的背景音乐,后辈就一阵发冷,突然飘出只鬼,我尖叫着连鼠标都扔了。自从新疆那小子带我出师,这游戏我就是以一敌九,我也很少会输,可是每次一遇到这地图,我就没法玩。

只有逼自己。

自己专门挑这地图玩,玩到睡觉都听到鬼叫声,最终免疫。

年轻的时候,常常一个人住,貌似我02年到09年,经常会一个人住在一个偌大的校园,除了平分的时候好点,别的学校真不好说,特别是江口新生,洗澡的时候白粉仔扔石头上瓦顶,也是吓得心惊胆跳。

久之,我还是出现了心理障碍,常常是回到学校准备开门的时候,会突然心跳加速,到了开自己房门的时候,会莫名难以呼吸,总觉得门后或者床底会不会有人?有这想法,也是正常,毕竟我他妈的还试过忘记抜钥匙,凌晨三点贼转钥匙把我惊醒,还好的是那贼转错方向,反锁了,在他还没转对来开得了门,我开灯,他跑了。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害怕一个人回房间。

然后我玩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密室逃脱”的游戏,还专挑看着阴森可怕的密室把自己“关进去”。

话说,我上一次看这种血淋淋的题材的小说,估计已经有五年了。《余罪》还没看完,大概没有《十宗罪》那么骇人听闻吧?不过不好说,长篇小说情感都是层层铺垫的,没准最后对我的心脏考验的程度超过了我想象。

我只是想,小小的锻炼一下罢了。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2018年秋金田镇师德培训
  1. 今天参加了师德培训的集中培训。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培训,培训这东西是这几年逐渐多起来的,到了这两年甚至有了各种硬性指标必须达到:比如培训经费的支出要占学校总经费的百分之三点五还是百分之五了(我记不清了),教师的每年要达到的学时学风也有硬性要求,具体多少分我又忘记了,虽然这些鬼东西都归我管。

关于培训,我平常是厌倦的,网络培训我一般是开着视频让专家自己在那讲,我忙我的事去,过了十分钟点一下时间更新。我也知道专家讲的有理问题是我没空听。

集中培训我基本上就是在玩手机,我终究也不过是变成了一个自己身为老师的时候不喜欢的学生的面貌。自己站在讲台上,觉得自己讲的每一点都很重要,反反复复讲上几百次了,猪都懂得了。换了自己听专家讲课,自己也成了个猪学生:他讲他的,我玩我的。

我知道他讲的东西很有用,可是我听不进去,往往是因为他讲的太乏味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学生不想听真的不是学生的原因,是老师下的工夫还不够,吸引不了学生的注意力。

幸好,今天来了个讲课我喜欢听的专家,叫温轶群?是一个学者型专家型的校长。他讲的很多东西我都有感触。他从一个普通的民办老师成长成一个专家,有些东西也许和规则有关,但是个人的努力绝不可少。

他说他的成长离不开读书和写字,每天阅读的书不少于二十页,写的文字不少于三百字。正是这样薄积厚发,才有了裴然的成就。

他做了个现场调查,一年读一本书的举个手。

我举手了。

一年读十本书的举手。

没几个人举手,我也举手了。

十本书不算多,如果只说数量不求质量的话,我看的书有十本以上,不过对我的专业成长没什么帮助。我带目的性看的是消防类书,不带目的性的比较多,比如net kou 说《遥远的救世主》好看,我便在网上看看;偶遇个喜欢的句子“影子在公主的脚下,怀吉在公主的心理”,我便去看《孤城闭》。

好读书不求甚解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最合适不过。读过的书如水淋鸭背,完全就没留下点什么在脑海。时间一久,便连基本内容都忘记得一干二净。

读书如此了,那写字呢。

偶尔也写点,不过多是一些情感上的东西。我对写“深沉而热烈的爱一个人也许你会受伤,但这是让你人生完整的唯一方式”的兴趣远远高于“关于学困生的转变之我见”。

由此可见,我完全不可能通过阅读和写字提高我的专业素养。

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甚至问了三遍自己,我想不想成为一个业务水平高的老师?

我还没有答案。

在我没有搬几次家之前,我有一些很珍贵的东西——我的相机的储存卡。

搬了几次家,不见了。

在我没有怀孕的时候,我天天要用电脑,闲来无事,就会把我的储存卡插入电脑,查看相片。

把几年的相片看下来,自己仿佛看到了高铁从荒山野岭中一点点建起的样子,相片中尘土飞扬的桂金路我和谁在那流下过汗滴……

我曾经想用文字和相片记录这个县城的变成。

然后,我好像失败了。

从前,我写点什么,无非是为了排除心中的苦闷或者让自己的生命更丰盈一点。

以后,我大概还可以尝试通过阅读和写字,让我的课堂更高效一点?至少,不要把一节课讲得同学们都睡着了。

其二

今天妹妹和姑姑要考车试,黄家玲帮我带娃。

其三

校长通知我明天去领教科书发票,明天还要继续培训,到时候领即可。

其四

早几天京东买的书到了,不过没拆封,带娃看书真的不方便。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5分店

其一

今天我在家带四个娃,小宇姑娘嗲得我有点想拍她屁股。抱着说不要不要的哭,背着说不要不要的哭,放下说不要不要的哭,怎么样都发嗲,坏死了。

其二

吃晚饭时间校长打电话来说学前学籍没弄好,让我打电话给张灵灵,我……

好在那边也没恼我,积极帮我了解情况。

其三

黑了一个人。

他不是坏人,问题是我感觉沟通起来很吃力。比如说早上他问我干嘛不爬西山,我说要带娃,他说可以去散步。抱着几十斤肉散步?爬石阶?今晚他说过来看晚会啊!我从金田带娃到其他镇去看晚会?

对于一个连上吊都没空的人来说,我实在不会欣赏类似的说笑。我不习惯这种无效沟通。

其四

通知一个长年请假的人下周准时参加师德培训,他让我帮打听一下请假应该找谁请。我说岳峰都去参加培训,你让我问请假,我可没这个熊心豹子胆。遇到人家心情不好马上有脸色看。

现在自我到有点无法无天,不喜欢的人事,连虚应一下都懒了。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4分店

其一

今天上午妹妹和姑姑都要在去学车,于是我在酒房带几个娃。

其二

和奇拉约了今天下午去了解杨国球一家的情况,于是下午姑姑不去练车了,在家带娃,我出去了趟桂平。

杨国球住三中附近,前后生育了十一个孩子,最大的二十了最小的才两岁多。有两个已不在人世,目前有六男三女存活,但有的孩子们下落不明。这些孩子没有一个上过学。看着两岁的孩子这么冷的天都不穿裤子,当爹的也不理,只顾自己出去喝酒……

一匹布那么长的故事就不说了,我对拯救地球没有兴趣,我就是对这些可怜的孩子动了侧隐之心,所以管了这闲事。我个人力量太微弱,于是我首先想到了奇拉,想到了荷城义站。

她们如约而至。

荷城义站,奇拉和她的团队
孩子因无人管教成了“野孩子”

其三

今天终于记得帮老妹印名片

其四

回到金田领快递,有一帅哥说我很眼熟,聊了下,原来我去过他果园摘果,还买过他的笋丝。

其五

今天又败家了

江口圩日掠影

江口,桂平市北区的一个大镇,一面与平南交界,一面与金田交界,另一边过了江,就是木圭。

江口的圩日是这样子的。

有蒜头、核桃、大头菜、萝卜干、龙眼干……卖。

有大蒜、葱头卖

街景

种子摊,主要是卖菜种

一个顾客在挑选葱头

街景

竹筛、藤刷

其实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书面语叫什么,小时候去放牛会扯这种藤回来给家里人扎成一个把子,用它来刷锅。

卖菜秧的

 

街景

草药

生烟

特码

农用刀具

菜种

 

 

各种虫药

一条小巷

 

江口头菜行

街景

世界,你好!

 

感谢书剑帮我搭建的网站。

首先我得回忆一下,书剑这个帅哥是怎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

其实,我也不记得了。

大概是许多年前,我做了一个网站,那个网站叫做桂平论坛。就是我现在这个博克用的域名。话说我做网站的那会,不知道什么叫做域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数据库,什么叫做服务器,什么叫做程序,什么叫做模板,至于代码,反认识这种东西。

但是那个时候,我居然是一个站长。

一个需要帮助的站长。

大概是桃花岛带我去和琴吃饭,然后琴给我介绍的。

当初,我认识很多对电脑或者是互联网有研究的人,他们现在大概还在我的QQ上,不过我已经不记得什么分别是谁,叫什么名字——主要原因是他们老是换网名。不换我的我就基本记得。

书剑大概是琴的朋友。

然后,当时我的服务器在广西英拓网络。

恰好他也是在广西英拓网络公司上班。

我去过这个地方,位于南宁航洋国际的那栋高高的大楼很接近云端的楼层。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子认识他的,哈哈。

总之就是这个帅哥这些年帮了我不少忙。

谢谢他。

今年工作很忙,弄一个博克,其实我也不一定有空来更新。

可是我喜欢玩,总觉得得有一个地方,用来发泄我的情绪。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自认我抗压性能还算是优良,不过如果不及时喧泄,是会出毛病的。我对什么上吊跳楼投河烧炭都没有兴趣,打牌不喜欢,购物没有钱,游戏又不会……只好折腾自己有点熟悉的东西,好哄自己开心一点。

嗯,染染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