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5分店

其一

今天我在家带四个娃,小宇姑娘嗲得我有点想拍她屁股。抱着说不要不要的哭,背着说不要不要的哭,放下说不要不要的哭,怎么样都发嗲,坏死了。

其二

吃晚饭时间校长打电话来说学前学籍没弄好,让我打电话给张灵灵,我……

好在那边也没恼我,积极帮我了解情况。

其三

黑了一个人。

他不是坏人,问题是我感觉沟通起来很吃力。比如说早上他问我干嘛不爬西山,我说要带娃,他说可以去散步。抱着几十斤肉散步?爬石阶?今晚他说过来看晚会啊!我从金田带娃到其他镇去看晚会?

对于一个连上吊都没空的人来说,我实在不会欣赏类似的说笑。我不习惯这种无效沟通。

其四

通知一个长年请假的人下周准时参加师德培训,他让我帮打听一下请假应该找谁请。我说岳峰都去参加培训,你让我问请假,我可没这个熊心豹子胆。遇到人家心情不好马上有脸色看。

现在自我到有点无法无天,不喜欢的人事,连虚应一下都懒了。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4分店

其一

今天上午妹妹和姑姑都要在去学车,于是我在酒房带几个娃。

其二

和奇拉约了今天下午去了解杨国球一家的情况,于是下午姑姑不去练车了,在家带娃,我出去了趟桂平。

杨国球住三中附近,前后生育了十一个孩子,最大的二十了最小的才两岁多。有两个已不在人世,目前有六男三女存活,但有的孩子们下落不明。这些孩子没有一个上过学。看着两岁的孩子这么冷的天都不穿裤子,当爹的也不理,只顾自己出去喝酒……

一匹布那么长的故事就不说了,我对拯救地球没有兴趣,我就是对这些可怜的孩子动了侧隐之心,所以管了这闲事。我个人力量太微弱,于是我首先想到了奇拉,想到了荷城义站。

她们如约而至。

荷城义站,奇拉和她的团队
孩子因无人管教成了“野孩子”

其三

今天终于记得帮老妹印名片

其四

回到金田领快递,有一帅哥说我很眼熟,聊了下,原来我去过他果园摘果,还买过他的笋丝。

其五

今天又败家了

江口圩日掠影

江口,桂平市北区的一个大镇,一面与平南交界,一面与金田交界,另一边过了江,就是木圭。

江口的圩日是这样子的。

有蒜头、核桃、大头菜、萝卜干、龙眼干……卖。

有大蒜、葱头卖

街景

种子摊,主要是卖菜种

一个顾客在挑选葱头

街景

竹筛、藤刷

其实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书面语叫什么,小时候去放牛会扯这种藤回来给家里人扎成一个把子,用它来刷锅。

卖菜秧的

 

街景

草药

生烟

特码

农用刀具

菜种

 

 

各种虫药

一条小巷

 

江口头菜行

街景

世界,你好!

 

感谢书剑帮我搭建的网站。

首先我得回忆一下,书剑这个帅哥是怎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

其实,我也不记得了。

大概是许多年前,我做了一个网站,那个网站叫做桂平论坛。就是我现在这个博克用的域名。话说我做网站的那会,不知道什么叫做域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数据库,什么叫做服务器,什么叫做程序,什么叫做模板,至于代码,反认识这种东西。

但是那个时候,我居然是一个站长。

一个需要帮助的站长。

大概是桃花岛带我去和琴吃饭,然后琴给我介绍的。

当初,我认识很多对电脑或者是互联网有研究的人,他们现在大概还在我的QQ上,不过我已经不记得什么分别是谁,叫什么名字——主要原因是他们老是换网名。不换我的我就基本记得。

书剑大概是琴的朋友。

然后,当时我的服务器在广西英拓网络。

恰好他也是在广西英拓网络公司上班。

我去过这个地方,位于南宁航洋国际的那栋高高的大楼很接近云端的楼层。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子认识他的,哈哈。

总之就是这个帅哥这些年帮了我不少忙。

谢谢他。

今年工作很忙,弄一个博克,其实我也不一定有空来更新。

可是我喜欢玩,总觉得得有一个地方,用来发泄我的情绪。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自认我抗压性能还算是优良,不过如果不及时喧泄,是会出毛病的。我对什么上吊跳楼投河烧炭都没有兴趣,打牌不喜欢,购物没有钱,游戏又不会……只好折腾自己有点熟悉的东西,好哄自己开心一点。

嗯,染染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