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90112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妈妈送了床被子给我。

其二

两位L女士过来小坐

其三

今天败了很多钱。给自己和姑娘买衣服。

其四

滨打电话来问服务器密码,他忘记了。

想想这么些年,QQ 密码从没变过,支付宝的密码从未变过,当初缘于信任,方便大家好做工,所以一直没改。事实证明,根本没必要担心人家乱来。

其五

我感觉我经常遇到熟人:开了车门坐进去还没系好安全带,肩上多了只手,原来是飞哥发现了我;过马路偶遇喜有,他跟我打招呼;在法院偶遇了李先生;刚抱着我娃下车姚妹带娃看病遇着打招呼;今晚在步行街遇到了大神还有一个金田的老师。

以上经历告诉我们,没事不要做坏事,很容易暴光的。更不要想着欠钱不还,你躲不掉的。

其六

有时候直觉是很可靠的东西。

现在有一种状态,叫冰水混合物。

 

黄记杂货铺之20190108分店

其一

今天检查教学常规,工作中有很多不足,领导提出了很多整改意见。有的同事没好好工作,三个领导轮流问话,直烤得我里嫩外焦,滋滋冒烟。

 

其二

今天最忙的时候,有一个人给我打了求助电话,我不了解情况,不知道要怎么帮。

其三

书剑让我问一下滨哥数据是否完整,我还没有空问。滨少说有空帮以他公司的名义注册一个域名挂回论坛的数据,拒绝新会员注册,只挂着给我留点念想。也许,理想终不敌现实的骨感和琐事的纷扰会流产,而有友如斯,今生足己。

许多年前,我怀念过一个和我在非同凡响只喝咖啡不说话却不会别扭的人,我曾经感叹,他直得信任,无关交情,而是他的品质决定。上个月,我想问他要个继教新证,发现电话不通了——我至少两三年没打过他电话了。

自此,我暗暗决定,一年至少要联系一次我那些值得珍惜的朋友。

其四

太累了,睡觉

黄记杂货铺之20181227分店

起床,上班。

接收文件,解压文件,读文件做材料。

上课,讲纪律,上课,讲纪律,上课,讲纪律……下课。

吃饭,上床,玩游戏,看书,睡觉,起床,上班,上课讲纪律上课讲纪律上课讲纪律……接受文件,解压,打印……下午做资产入库。

出街,剪发,吃饭,掹草根,归家。

其一

今晚打电话给何安清,我说我明天到紫荆呆一天,管饭不?她说休假不在紫荆。

其二

买的简易衣柜昨天到货,抽点时间拼好,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了。果然,不见了我的一个布提包,里面放着我的长钱夹。钱夹钱不多,有一张折叠塞缝的一百,一张五十,一些零钱,若干卡片。重点是,我的钱夹不见了,这是我很喜欢的钱夹。布包里大概还放着我用纯银打的钥匙圈,这钥匙圈其实可以当手镯戴。

唉,住在这里一年来,不管是白天人出处了还是晚上人在家睡觉,都从来不关门,因为他们平时放车不一定带钥匙。又是一楼,又是大门开着,东西又放得随意,不见了也无从找起。

我只是可惜我的钱夹。继我最爱的包包坏了之后,我最爱的钱夹也被偷了,千金难买心头好。

其三

今晚吃猪肚煲鸡。这周己经吃了四回猪肚鸡了,晚上还是冷汗浸浸,温透睡衣。看来我得改口味吃些羊肉狗肉试试了。

其四

今天去明星秀剪了头发,一般一般,比上回剪的像样。很久没停过车在春春家门口了,今晚停车花街她家门口,刚好她在家。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4分店

十点半,在小树林拔草根回来, 开了空调,然后去洗澡。

出来,房间已经暖烘烘的。

还是喜欢听老歌,因为心情在熟悉的旋律中容易平静。

最近心情不怎么美丽。

甚至,感受不到自己 的存在。每天都在 忙忙忙,通知一份接着一份的下来,别说做好工作,连好好的看清楚通知的时间都没有。

上周我一直都想离校出走。

还好,黑色的一周过去了。

今周大概还是会很忙,但总比上周好很多。生活的压力有张有驰,染的心情,也有起有落。

幸好,现在心情尚好。

不要脸就不要脸吧。

无耻就无耻吧。

贪婪就贪婪吧。

……

只要我家亲爱的染染是快乐的,那怕别人说我家亲爱的染染是一堆狗尿屎,那又如何呢?

 

今晚平安夜。

人家说爱国的人不过洋节。

我觉得每一个日子都可以当节过。

很多年前的一个平安夜,我失恋了。

然后有一个人说要补我一个幸福的平安夜。

这个人,成了永远的过去。

今晚,在我回来,打开空调的那一刻,我觉得身边的一切东西都比男人好很多。

比如暖被这种事情,有空调和热水袋,就可以秒杀男人这款物种。

这说法也许偏激,没有办法,在我人生过去的几十年,我真没发现我的幸福是男人给的。我的幸福完全是自找的。

曾经,我以为“在你之前,才是活着,于你之后,再无余生”。时过境迁,最后觉得为自己活着,才是余生。

听说天准备又要降温了。

不过我已经决定不买衣服了。

主要是因为感冒药比衣服要便宜多了。

好吧,主要是我觉得我衣服太多了(坚决不能说是因为穷)。

房间一地都是。

我和妹妹说我又买了一个简易衣柜,快递在路上,她说买来干嘛,我又不会再在那里借住多久。既使不久,也还是要买,因为衣服没法放,每天都在衣服都上踩来踩去,实在是心烦。

有衣柜,至少可以塞进去,然后心不见,眼不烦。空得出那么一小块地方,和姑娘游戏。

姑娘现在已经不喜欢玩旋转木马,摇摇车这类的弱智游戏了。

村上也没有什么可玩的,只能滑溜溜梯。她对这个倒是很喜欢。

她会表达她的想法,要去玩什么,她会拉着妈妈的手,告诉妈妈自己要去干嘛,比如是去小卖铺买水果,还是去球场玩溜溜梯。当玩累了,她会拉着妈咪 的手,往家里走,表示回去。回到家里,姑娘喜欢玩车子,得留点空地给她玩。

 

最近特别想喝酒。

不过,这种天气不是喝酒的好时机。

其实我想做一件事,也并不管时机对与不对。

我喜欢纵容自己 ,习惯对自己说,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如果得不到,我宁愿明天就凋零。

以前有人告诉我说,幸福的女人是不喝酒的。

其实我觉得,如果自己的幸福还要由别人来定义,也是一种可悲。

……

十一点多了,应该对自己说晚安了。

晚安,我亲爱的染染,我爱你,全心全意地,真心真意地,一心一意地。

 

 

黄记杂货铺之20181217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好几天没有写日记了,嗯,当初还说每天都写一写呢,哪怕只是一个字,也是一种态度。看来我这种虎头蛇尾的毛病还是改不了。最近这两天没看什么书,找不到看一眼就一直想看下去的书。太有内涵的消化不了,太没有营养的也连看都不想看。下载了《浮生六记》,是译本,没有看过原著,我原来担心原著我的水平看不懂,看译本,好像没有想像中的有味道。看来回头还是要看一下原著才行。

 

其二

今天的工作除了上课,就是扶贫,今天一天不是在村委就是在贫困户家里,可是,现在我工作还没有完成。好消息就是义均抽检整个北区都没有,所以连顺路检一下我们学校的可能性都不大。

其三

今天去起义打排球赛,往年都不用我上场的,因为我们有很多会打的女将,今天我们学校没有能手了,连我这种发球都不会发的也上场了。丢球丢分丢人,不过打完身体倒是舒服了一些,久不运动了。

其四

不能

不敢

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