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90425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今天是在实验小学跟岗学习的第四天。

其二

奇拉说,计划明天上午十点半过来,跟进一下特教学校过去一点,那几个流浪的孩子。

前几天还看到某公众平台报道说,那两个男孩在大龙城附件偷摩托车、电动车的东西。这些孩子,如果不能进入学校去接受教育,以后在社会上没有生存的能力,只怕最终会走上偷拐骗的歪道。我和奇拉提到了入学这个问题,她说,现在阻力非常大,但是还没有放弃,努力中。向这些奋斗在一线的先锋致敬。

因为荷城义站明天要来,我今晚想通知家长和孩子明天在家里等候。我和十八去了一趟,没有见着人,于是先去找个奶茶店坐了一会,喝了一杯奶茶。我已经很久没有和我们花家的人坐下来,谈一些岁月静好的东西了。喝完奶茶,再去了一次,没有见着人。其间,成长也去找了一趟,也是没有见着人。

明天早上十八上班前会再过去看一趟,如果还是见不着,荷城义站的人过来,也只能看运气了。

其三

今晚买了药……我都不知道要不要骂一餐自己“病得不轻”,至少,以前,我从来不会轻易摧残我的身体。

其四

不主动就是表态,不回复就是拒绝。

其实生活中,不仅爱情,往往友情,也是勉强不得的。万事随缘,有些人,值得守候,TA回头,我便在。可是一直不回头,久了,我大概也是会忘记了在原地等候。

其五

两周过去了,返工阳台的师傅还是没有来开工,我说要不你把钥匙还我。我才两把钥匙,自已家钥匙不在自已手上,还是有点怪的。

其六

今晚联系了一下老板,我问他什么时候给我家小帅哥“发工资”,信用卡巨大的缺口,我要填了。

其七

想念我的宝贝, 我想带她去拍写真集。

 

黄记杂货铺之20190423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今天是在实验小学 跟岗学习的第二天。这两天的学习,收获很多。从一个小小的山村,去到一个广阔的天地,心境豁然开朗。

其实,我在2006年的秋天,在从桂平到贵港的通泰直达快班上,我和廖副曾经同坐过两个并列的座位。当时是怎么聊起来的我已经忘记了,我说了我是一个山村的小学老师,她说了她是实验小学的XX领导,然后我就聊到像我这样的人,去到实验小学这样的地方能不能生存。她说完全可以,因为环境会改变人,业务水平再差的人,到了这样的环境,都会成长。当时我不能够理角她的话的意思,现在我已经能够明白了。

这个过程还真是漫长。

太多事理,我明白得太迟。呵呵,某种程度来说,我是一个迟熟的人。

如果我家姑娘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那该多好啊。

 

其二

想我家姑娘了,白天的时候想和她视频,结果10086告诉我说我欠费了。突然想起,我的流量早就用完了,一查,因为超流量,我浪费了几十块钱话费。

欠了话费,只能再交话费。

然后一咬牙,买了新的手机,我电信的卡很多流量,可是今年先后砸了四部手机,所以都没有机子可用了,除了买,好像也别无选择。

晚上有空想要和她视频的时候,她已经睡了。

我的宝贝,妈咪爱你,全心全意地,一心一意的。

其三

今晚刘先生和容钦钊过来吃饭,我叫了老四和蝴蝶来做陪。

其实大家都喜欢叫容钦钊做容院长,不过我觉得还是叫全名更习惯一点。

菜是他们带来的,也是他们煮的,我这个主人就当了个甩手掌柜……这在很多想来,是很难理解的。可是我的圈子的人都知道,那个传说中的大婶,过着几十年的单身生活,她最喜欢的食品是白粥,她一锅粥从天亮吃到天黑,她就算愿意煮,正常人也不敢吃。但凡有人来吃饭,我都是让老四过来煮,有时候我买好菜,有时候直接让他连菜都买了,如果快乐老婆在的话,吃完饭,锅碗盘碟她都洗了……

众人的厚爱,养就了我家染染成了一个 独特的存在——如废物一般的存在。

其四

干洗店的老板催我去领衣服。

吃了饭去取了衣服,看到八楼音乐汇的灯亮着,十分意外。于是上去坐了一会。

我上一次去音乐汇,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当时音乐汇已经不大有客人了,都是老板在自娱自乐。

音乐汇其实是一个很有逼格的地方,桂平有几个咖啡店能够有这样的夜景视野,有几个地方有名贵钢琴镇店,并且有老板给客人琴弹……

有些东西注定会成为过去,音乐汇的生意已经没有了。

可是音乐汇还在。

我今晚上去,老板在直播吹萨克斯。

于是我这个年轻的大婶跟一个过着退体生活的老板学习下载了火山小视频,然后观看他直播。哈哈。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喜欢这种环境,喜欢我在这里见过的每一个朋友,喜欢那个时候的风轻云淡,一切都刚刚好。

也很羡慕老板的晚年生活,以前我曾经设计过我最完美的晚年生活。身边有老伴,脚下有老狗,对面坐着个老友,和老友学下棋,或者老伴和老友在下棋,我给他们温着老酒。老伴是用来暖心的,老狗是用来暖脚的,老酒是用来暖胃的。

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我的将来,大概不会有老伴,老友要在家里带孙子,哪有空出来和我玩下棋,老狗是不会养了,狗的寿命比人短,我是见不得生离死别的人,坚决不养死得比我早的东西。至于老酒,如果到时候我还没有高血压心脏病什么的,可以喝一点点。

其五

丑牛爷爷给姑娘打了100块红包,我给她存到她的基金里了。

 

 

 

 

 

 

黄记杂货铺之20190418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上午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上周,我去了趟贵港中院。

以前的以前,我在妖的咖啡小屋,躺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拍一张对面的夜景,配文一般是“港北区人民法院”。

其实我跟港北区人民法院没有什么交集。

以前的以前,混贵港视察的时候,有一个网友,叫做小傻瓜,我听说过一个关于她的爱情故事。

她在港北区人民法院上班。

当然,听说来的东西,难辨真假。

也无需辨真假。

我只是为其中的一些东西动容。

这样的故事,发生在小傻瓜大傻瓜或者中傻瓜身上,我都不过是关心故事的本身。

我从来没有和人讲过这种事故。

因为是听来的。

而且我和小傻瓜不熟。

说了万一有什么不对,会给别人带来伤害。

十年过去,我现在也算是法院的常客了。

嗯,现在,我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傻瓜。

没关系,我喜欢我自己这只小傻瓜,独一无二,可爱无比。

 

其二

今年身体差了很多。

头发掉得差不多了,早阵子看新闻,海飞丝有什么二恶烷,这是致癌物质,用多不但头发掉,还对身体有各种伤害。

我一直都用这个牌子,去年下半年开始头发掉得特别明显。

上个月,头发还受伤了,起了像一些小疙瘩,一梳头还巨疼。

现在我都不敢用洗发水了,能用茶麸就用茶麸,懒得泡就用宇姑娘的沐浴露。茶麸自家里有,朋友要,还送了些给朋友,反正也不值什么钱,数量也不多,送完了事。

这周喉咙出血了,估计是因为粉吃得太多,上火。上课想讲就讲,不想讲就提问,让学生自己上去写,或者是做作业,改作业。以前喉咙炎之后,喉咙经常会不舒服,但是很久没试过这么严重了。

 

其三

宇姑娘的博克被停了。

于是我把公众平台更改成了浔韵。

内容不是我更新的,我没有这个时间。

我想要给她的很多,可是种种原因,我能够给她的很少。

姑娘每天都有很多有意思的事。

昨晚我洗完澡出来,姑娘站在房间门口。被子和尿片褪到了脚跟。我说你干嘛,她表示拉耙耙了。我吓了一跳,那耗耗不会在床上吧?回床上一找,没有啊。我问她耙耙呢?她说指了指垃圾桶,一看,里面有几块耙耙。

那么,问题来了,她是怎么弄进去了?

用手?

马上扔她进去洗澡。

许多年之后,她看到这样的文字,会不会灭了我?

其三

我准备给我弟弟整点税后工资。

 

 

 

 

 

 

黄记杂货铺之20190331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靠边停车,坐了很久很久。

前面是一家奶茶店,如果是十年前,我大家会进去喝一杯奶茶。

那个时候经常自己一个人,去苏卡咖啡去点一杯咖啡然后安静的发呆。

现在连这点财务自由都没有了。

疼痛。

我觉得疼痛。

也许人生总是会经历这样或者那样……必须经历的东西。

可是,我没有办法习惯。

我也不想去习惯。

祝你安

愿我好

唯有你安

我们方好。

但愿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晚安,我亲爱的染染,我的姑娘,我的爹妈我的弟妹,一切一切,我在乎的人。

黄记杂货铺之20190328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下午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这两年我觉得我空前的能忍。据说蝉在黑暗中蛰伏七年,终见一夏的光明。

我觉得我还可以黑暗中再多呆一些时日,对一此东西,不闻不问,不言不语。每天都忙碌的活着,忙碌与事业有成没有什么关系,上班的内容无非是上课听课做材料改作业;下班的内容无非是给我娃洗奶瓶调水温换尿片洗澡吃饭溜娃。就这样的日常,我说了要剪的头发,已经两个月过去了,流海已经长到完全的遮盖眼睛了,我还是没有时间去剪一剪。

早上,十八说别人看了我的相片,可能会想杀了我。

我有两张相机内存卡在他手中。

他发了一些我们以前的生活随拍来了。

我选了两张放朋友圈,我说剪一个头发。

其实没有办法剪这个发型了。

头发掉得差不多了,我的发量撑不起那个发型了。

真是一个悲催的发现。

年轻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大的心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现在这个大大的愿望已经勉强实现了。我还有很多小小的愿望,比如厨柜里的碗都是我喜欢的瓷碗,装菜的碟子都是我喜欢的瓷碟,手中的筷子都是我喜欢的竹木筷;早上起来,口杯是我喜欢的形状喜欢的色彩,拿中手中是我喜欢的触感,擦脸的毛巾必须足够的柔软……

是的,我个人觉得我犯有点小资的病。

如果让我用一个不锈钢的盘子来吃饭,我觉得那只能叫完成一日三餐的任务,只是生存,不是生活。

然后这么些年来,我所想要的每一个细节,一如陶瓷的餐具,舒适的毛巾……每一个细节都按照着我内心的渴望准备着的物资,只能是物资。

我只是在生存,而不是在生活。

我都没有时间去感受这些东西带给我的快乐。

我甚至连听一首歌的闲情都没有了。

所幸失之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上帝关了这个门,是因为早就开了一扇窗给我。

姑娘一笑,春风十里不如你。

 

其二

咱妈病了。

糖尿病。

爹妈的很多生活方式,我是不理解的。但是自己能力有限,自己在某种程度来说,还在啃老,所以也不能够叫他们不要太操劳。但是操劳总是要负出代价的,超负荷的劳动,最后就是各种机能的提前耗损。又老是这个不开心那个不高兴的,抑郁伤肝,身体怎么会好。像我这种自私的 人,会有不高兴不开心的时候,但是我不喜欢不高兴得太久,我要是不开心不高兴了,我就会想办法发泄,唱歌喝酒寻欢作乐。

别人去死,好过我感冒。

所以……嗯,我就是这样子的。

我得好好照顾自己,我不想我还没有很老的时候,就需要姑娘常常的照顾我。

 

其三

昨天跟梁小妞借了一千两百块钱。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今天我突然想去看看锦上添花的空间。他的QQ是我申请的,第一篇日记是我写的,上面是我对他所有的期待。今天进去看,一篇日记都没有了。应该是锁起来了,岁月蹉跎心境沧桑,一个人在经历种种后学会了关上心门也纯属正常。毕竟他的头像还是一个青涩少年,可是他的本尊却是一个有鱼尾纹的大龄光棍了。

想想当年,他读的学校是我找的,报志愿是我教的。可是那个时候我也不过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哪知道怎样才是好的呢?

十五年前,我在弟妹心中,大概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爹妈吵架了来问我怎么办?恋爱了来问我好不好?我带着她们租房子在三农贸,吃饱饭带他们去学而优书店看书,有时候去中科网吧上网。老二老三老四都是跟着我学会上网学会用电脑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从一个保护弱小的强者变成了需要保护的弱小。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觉得大姐是个娇贵的存在,得小心呵护,妥善安置,重工基本是不叫大姐干的,煮菜这种事好像大姐也是不会的。

自锦上添花去柳州之后,好像我就不大和二三四密切来往,读书的读书,打工的打工。16年左右爹妈开始在家长住,一转眼又十多年了,这么些年,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有的人越来越有担当,有的人越来越懒,有的人越来越暴躁……还好的是,血浓于水,一家亲。

……

我不知道有多少难关要度。

我只想说

不要怕

不要悔

 

黄记杂货铺之20190203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早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我的感情之路,走得比一般人坎坷。我自己觉得和我的原生家庭有关,也和我思想的变化有关。以前失恋,都是疼得死去活来,现在算了吧,爱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

以前,有一个大婶失恋了,她的朋友陈先生和她分析了失恋的原因,陈先生总结出为什么大婶招人喜欢,因为大婶好摆脱。对她好她就跟着你了,厌倦的时候只需要对她不好,她就走了,离开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如果说要摆脱这个女人需要太多的钱是大把的时间大好的声誉这种让他不死也掉半层皮的东西,男人是不会去招惹这种女人的,不好玩。

然后,婶被他划分到了好玩的女人行列。

这真是一套杯具。

大清早的说这个,是因为我想追债了,大概一万五。

我在我极度需要钱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个,而且我要追,也必定能得。

也终究是想。

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会这样子做。

所以说我这种人是比较活该的。

我一会还在去双几注双色球吧。

其二

我有一个兄弟在平南,很久很久不联系了,他很不喜欢我做错事。这家伙在监狱工作,对社会上的不良现象不良行为都是深恶痛绝的。

以前我习惯了睡前关了灯,抱着个座机和他煲电话粥,我们经常谈论情和爱,是谈论关于情和爱的社会现象,我们之间不谈情说爱,没感觉。我们很久不联系是因为后来各自成家了。我现在很想听他说:我告诉兄弟,你这样子做是不对的,你不要给我找理由找借口,社会上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所以才……

我在平南还有一个朋友,很疼老婆那种。我和他讨论过婚内出轨这个事。他觉得他没法出轨,我笑问怕老婆发脾气?他说我不是怕她发脾气烦,是我舍不得她伤心。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爱你的男人做错事反而怕你给他惹麻烦,真爱你的男人只怕你难过。

与某某友共勉。

其三

昨天去看了一天房

今天大概还要看。

 

黄记杂货铺之2019021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今天从柳州回来,走柳梧高速,在大鹏出来,经垌心到新燕,把姑娘留在了新燕。

其二

下午上班了。

其三

下班送懒鱼回去

其四

送完懒鱼,去了德美的店,裕登让我送本相册给黎老师,我先去取相册,取不到,本来想送我那本去算了,看看自己,一天奔波一身风尘,还是下周末吧。

其五

有个大佬儿想种芒果,来问我有什么看法。我一村姑能懂什么?

我知道有人能给建议,我只是……不敢。

其六

今晚住金田。

虽然十九叔因为我妹的缘故,让我在这住,这一住就是一年多,寄人篱下的惶恐不安,还是难以言表。

常常觉得没有安全感,对自己的人生,彻底失去了掌控的能力。我习惯说的掌控,无关呼风唤雨,也无关指划着谁向东他不会向西。我只是期待。我的人生只要不发生天大的灾害,我都能够从容应对。我做着每一件事情的最坏的打算,而这最坏的结果并不是一定会发生,那我就会觉得我还很好,那怕真发生,有过应对的预案,也可以接受。

可是,现在我失去了抵御风险的能力。万一天上掉下的陷饼砸到了我,家里没有创可贴,口袋没有买创可贴的钱,身边没有可以借创可贴给我的人,我会被陷饼砸伤失血过多晕过去,真的也许一个浪,就可以把我拍死在沙滩上。

据说人越长大会越孤单。

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没有谁必须帮助你照顾你,没有人有这个义务。就算有人想帮你,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能力,毕竟人家也有自己的家,有自己要守护的人和事。

……

也许很累,可是除了直面现实,别无选择。

黄记杂货铺之2019021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昨天和群友在我那聚餐,晚上去唱歌。

其二

今天把波萝坑的客人要的酒送了过去。

其三

一直很想四下走走,己经想了两年了,因为姑娘,没有成真的梦今天终于成真。

想去的地方很多,选了柳州,因为陌生,所以吸引;因为不远,所以成行。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四下走走,其实我并不是向往外面的世界。有时候我觉得出来走走,还得逼自己去。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睡到自然醒,吃饱继续睡。出去玩这种耗时间耗体力耗钱的事,不是逼着自己,真不想做。

再不四下走走,守着院子里高墙下的四角的天空,整天为三块钱一斤的青菜两块钱一包盐烦躁,我都怪进去更年期状态了。

其四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傻乎乎的大婶喜欢上了不应该喜欢的人。她身边的闺蜜甲乙一直都骂这个大婶,犯傻犯贱,那个人不值得婶付出。

值不值得,由外人看来是可以找到很多凭证的。如果他有钱,他为因为有钱的男人多花心这个缺点伤害你;如果他没钱,这直接就是个缺点;如果他比你老,这是个大缺点,这么老的人都跟你是为了钱吧?如果他比你年轻,以后他风华正茂而你人老珠黄,肯定抛弃你……总之,不值。

后来,那个大婶老了,明白了,确实不值得。

然后,那些大婶的闺蜜甲乙,喜欢上了不应该喜欢的人,一耗多年,没名没份这个先不说,连老爹的养老钱都捧了给喜欢的人,而这个人在外面欠有近百万债务。

坑,深不见底。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值不值得这个问题。

像当初她讨厌我,痛骂我……那些一大段一大一大段的道理,她一点都想不起。

医者,不可自医。

又或许,感情这东西真的没办法说值不值得,只能说愿不愿意。

爱若能懂收放,不要太痴狂,也许就不会有太多伤害。

但是日久不生厌就会生情,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一往情深就会迷失,就会蛾扑火。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把爱啊情啊这些鬼东西戒了。我不喜欢我为别人而笑为别人而哭,这会让我的心境不再澄清。

这个没戒好。

后来又退而求其次,守株待兔,你来,我在这里,我不想追逐得太辛苦,怕你烦,怕我疼。如果我能,我就守着,如果有累,我就换一株木桩来守。没有看顺眼的木桩,我就自己愉快的玩耍。

大概是跌倒得太多了,习惯性的保护自己,再也不敢把钱啊,时间啊,精神啊,希望啊,寄托在别人身上。

其五

今天我没有再说天涯路远。

有些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的生命中,注定有些人事如五彩泡沫,如刹那烟火。

我必须感恩,泡沫和烟火没有给我的人生带来任何负面的影响,而是绚丽的色彩。

今天上了柳州,左岸在朋友圈看到了,回复了我。

挺想约他晚饭的,他还在博白。明天他上来,我又己经回去了。

在网上认识他的时候,我己经工作十来年了,他还是个高中生。

我喜欢认识不同的人,特别是正能量的。他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年轻人,在学校就开始创业,现在他的思想,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我都追不上。

我现在连镜子都不敢照了,怕看着自己衰老且碌碌无为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