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9021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今天从柳州回来,走柳梧高速,在大鹏出来,经垌心到新燕,把姑娘留在了新燕。

其二

下午上班了。

其三

下班送懒鱼回去

其四

送完懒鱼,去了德美的店,裕登让我送本相册给黎老师,我先去取相册,取不到,本来想送我那本去算了,看看自己,一天奔波一身风尘,还是下周末吧。

其五

有个大佬儿想种芒果,来问我有什么看法。我一村姑能懂什么?

我知道有人能给建议,我只是……不敢。

其六

今晚住金田。

虽然十九叔因为我妹的缘故,让我在这住,这一住就是一年多,寄人篱下的惶恐不安,还是难以言表。

常常觉得没有安全感,对自己的人生,彻底失去了掌控的能力。我习惯说的掌控,无关呼风唤雨,也无关指划着谁向东他不会向西。我只是期待。我的人生只要不发生天大的灾害,我都能够从容应对。我做着每一件事情的最坏的打算,而这最坏的结果并不是一定会发生,那我就会觉得我还很好,那怕真发生,有过应对的预案,也可以接受。

可是,现在我失去了抵御风险的能力。万一天上掉下的陷饼砸到了我,家里没有创可贴,口袋没有买创可贴的钱,身边没有可以借创可贴给我的人,我会被陷饼砸伤失血过多晕过去,真的也许一个浪,就可以把我拍死在沙滩上。

据说人越长大会越孤单。

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没有谁必须帮助你照顾你,没有人有这个义务。就算有人想帮你,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能力,毕竟人家也有自己的家,有自己要守护的人和事。

……

也许很累,可是除了直面现实,别无选择。

黄记杂货铺之2019021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昨天和群友在我那聚餐,晚上去唱歌。

其二

今天把波萝坑的客人要的酒送了过去。

其三

一直很想四下走走,己经想了两年了,因为姑娘,没有成真的梦今天终于成真。

想去的地方很多,选了柳州,因为陌生,所以吸引;因为不远,所以成行。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四下走走,其实我并不是向往外面的世界。有时候我觉得出来走走,还得逼自己去。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睡到自然醒,吃饱继续睡。出去玩这种耗时间耗体力耗钱的事,不是逼着自己,真不想做。

再不四下走走,守着院子里高墙下的四角的天空,整天为三块钱一斤的青菜两块钱一包盐烦躁,我都怪进去更年期状态了。

其四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傻乎乎的大婶喜欢上了不应该喜欢的人。她身边的闺蜜甲乙一直都骂这个大婶,犯傻犯贱,那个人不值得婶付出。

值不值得,由外人看来是可以找到很多凭证的。如果他有钱,他为因为有钱的男人多花心这个缺点伤害你;如果他没钱,这直接就是个缺点;如果他比你老,这是个大缺点,这么老的人都跟你是为了钱吧?如果他比你年轻,以后他风华正茂而你人老珠黄,肯定抛弃你……总之,不值。

后来,那个大婶老了,明白了,确实不值得。

然后,那些大婶的闺蜜甲乙,喜欢上了不应该喜欢的人,一耗多年,没名没份这个先不说,连老爹的养老钱都捧了给喜欢的人,而这个人在外面欠有近百万债务。

坑,深不见底。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值不值得这个问题。

像当初她讨厌我,痛骂我……那些一大段一大一大段的道理,她一点都想不起。

医者,不可自医。

又或许,感情这东西真的没办法说值不值得,只能说愿不愿意。

爱若能懂收放,不要太痴狂,也许就不会有太多伤害。

但是日久不生厌就会生情,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一往情深就会迷失,就会蛾扑火。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把爱啊情啊这些鬼东西戒了。我不喜欢我为别人而笑为别人而哭,这会让我的心境不再澄清。

这个没戒好。

后来又退而求其次,守株待兔,你来,我在这里,我不想追逐得太辛苦,怕你烦,怕我疼。如果我能,我就守着,如果有累,我就换一株木桩来守。没有看顺眼的木桩,我就自己愉快的玩耍。

大概是跌倒得太多了,习惯性的保护自己,再也不敢把钱啊,时间啊,精神啊,希望啊,寄托在别人身上。

其五

今天我没有再说天涯路远。

有些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的生命中,注定有些人事如五彩泡沫,如刹那烟火。

我必须感恩,泡沫和烟火没有给我的人生带来任何负面的影响,而是绚丽的色彩。

今天上了柳州,左岸在朋友圈看到了,回复了我。

挺想约他晚饭的,他还在博白。明天他上来,我又己经回去了。

在网上认识他的时候,我己经工作十来年了,他还是个高中生。

我喜欢认识不同的人,特别是正能量的。他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年轻人,在学校就开始创业,现在他的思想,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我都追不上。

我现在连镜子都不敢照了,怕看着自己衰老且碌碌无为的模样。

 

 

 

 

黄记杂货铺之20190204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去年的年三十晚,我和小妖精上了西山,吃了一碗山水豆腐花。回到市区,不算很晚,也就八左右,可是找不到东西吃,最后我带着姑娘先回了酒店,她出去找东西打包回来。

这是一个很狼狈的年夜。

而这样的狼狈,是拜某人所赐。

我一直都明白,必须自己足够强大,才可以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

可是,我一直没有足够强大。

话说今年还有几个钟就要结束了。

这一年,一直都是加不完的班,还不完的债,带不完的娃。

没有自己的时间,没有自己的空间,没有自己的零钱。

也许因为如此,心境少了以前的淡然,一直都像一只一点就爆的炸药包。

新年有什么新愿望?

没有什么愿望。

反正愿望往往都是难以实现的。

此时此刻,我只想说,爱自己 ,爱姑娘,爱家人。

 

 

黄记杂货铺之20190131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下午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姑娘支肺炎前后快一周了,吃药打针挂水……身心俱疲。感谢我的家里人,她们是我最强大的后盾。

其二

今天交了宽带的费用。

有一些东西,如果你坚持,它就会是你的。

有一些东西,无谓坚持,因为他永远不会是你的,无谓让自己太疲惫,

其三

今天不知道要怎么过年。佛说,不可说,不可说……也只能如此了。

其四

今晚参加公司年会。我对公司是没有概念的,我只是欣赏老板,于是来了。

黄记杂货铺之20190120分店

若要说在忙点什么,其实也说不上来。但是今天我确确实实没有得休息过。下午出去了趟,办了点杂事,心里想,那些心心念念的东西处理完了,可以淡定的找个角落发霉了吧?然并,回来又觉得,自己 还有很多事情没有。

五点了,又该去买菜做饭了。

一个人和三个人的生活区别是什么?一个人的时候我自己 吃饱全家不饿,所以买菜做饭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

多了个人,一日三餐的照顾下来,自己 不吃也得弄给人家吃。

姑娘今天还尿湿了两双鞋子四条裤子。

没有鞋子换了,拿着风筒,用热水给她吹啊吹啊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自己 想做的事,什么也没有做。没有时间,没有精力。

 

其一

昨天去了趟江口,找不到停车位,开到了江口医院,也是没有停车位,于是在院里随便找了个地方停,然后人不敢离开车。想起十几年前,有个朋友在这上班,在手机上找了号码找过去,电话是通的,没有人接。准备回来的时候,有人回了电话过来,真是这个朋友。

她说还在这上班,于是上到她宿舍坐了一会。

 

其二

昨天下午和姑姑去菜一刀家捉了两只鸡,一只处女鸡,一只处男鸡。昨晚和朋友吃饭,这鸡不错。

 

其三

姑妈的妈妈应该是生病了,喉咙有几千只蚂蚁在爬,姑娘应该也是想生活了,咳。

 

其四

过程与结果,到底哪一个更重要?

用一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方式去处理事情,有时候也是无奈。至少,速战速决,总会有结果。

安心做个坏人。

 

其五

终有一些东西,不能言,不能语。

 

黄记杂货铺之20190112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妈妈送了床被子给我。

其二

两位L女士过来小坐

其三

今天败了很多钱。给自己和姑娘买衣服。

其四

滨打电话来问服务器密码,他忘记了。

想想这么些年,QQ 密码从没变过,支付宝的密码从未变过,当初缘于信任,方便大家好做工,所以一直没改。事实证明,根本没必要担心人家乱来。

其五

我感觉我经常遇到熟人:开了车门坐进去还没系好安全带,肩上多了只手,原来是飞哥发现了我;过马路偶遇喜有,他跟我打招呼;在法院偶遇了李先生;刚抱着我娃下车姚妹带娃看病遇着打招呼;今晚在步行街遇到了大神还有一个金田的老师。

以上经历告诉我们,没事不要做坏事,很容易暴光的。更不要想着欠钱不还,你躲不掉的。

其六

有时候直觉是很可靠的东西。

现在有一种状态,叫冰水混合物。

 

黄记杂货铺之20190108分店

其一

今天检查教学常规,工作中有很多不足,领导提出了很多整改意见。有的同事没好好工作,三个领导轮流问话,直烤得我里嫩外焦,滋滋冒烟。

 

其二

今天最忙的时候,有一个人给我打了求助电话,我不了解情况,不知道要怎么帮。

其三

书剑让我问一下滨哥数据是否完整,我还没有空问。滨少说有空帮以他公司的名义注册一个域名挂回论坛的数据,拒绝新会员注册,只挂着给我留点念想。也许,理想终不敌现实的骨感和琐事的纷扰会流产,而有友如斯,今生足己。

许多年前,我怀念过一个和我在非同凡响只喝咖啡不说话却不会别扭的人,我曾经感叹,他直得信任,无关交情,而是他的品质决定。上个月,我想问他要个继教新证,发现电话不通了——我至少两三年没打过他电话了。

自此,我暗暗决定,一年至少要联系一次我那些值得珍惜的朋友。

其四

太累了,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