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90328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下午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这两年我觉得我空前的能忍。据说蝉在黑暗中蛰伏七年,终见一夏的光明。

我觉得我还可以黑暗中再多呆一些时日,对一此东西,不闻不问,不言不语。每天都忙碌的活着,忙碌与事业有成没有什么关系,上班的内容无非是上课听课做材料改作业;下班的内容无非是给我娃洗奶瓶调水温换尿片洗澡吃饭溜娃。就这样的日常,我说了要剪的头发,已经两个月过去了,流海已经长到完全的遮盖眼睛了,我还是没有时间去剪一剪。

早上,十八说别人看了我的相片,可能会想杀了我。

我有两张相机内存卡在他手中。

他发了一些我们以前的生活随拍来了。

我选了两张放朋友圈,我说剪一个头发。

其实没有办法剪这个发型了。

头发掉得差不多了,我的发量撑不起那个发型了。

真是一个悲催的发现。

年轻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大的心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现在这个大大的愿望已经勉强实现了。我还有很多小小的愿望,比如厨柜里的碗都是我喜欢的瓷碗,装菜的碟子都是我喜欢的瓷碟,手中的筷子都是我喜欢的竹木筷;早上起来,口杯是我喜欢的形状喜欢的色彩,拿中手中是我喜欢的触感,擦脸的毛巾必须足够的柔软……

是的,我个人觉得我犯有点小资的病。

如果让我用一个不锈钢的盘子来吃饭,我觉得那只能叫完成一日三餐的任务,只是生存,不是生活。

然后这么些年来,我所想要的每一个细节,一如陶瓷的餐具,舒适的毛巾……每一个细节都按照着我内心的渴望准备着的物资,只能是物资。

我只是在生存,而不是在生活。

我都没有时间去感受这些东西带给我的快乐。

我甚至连听一首歌的闲情都没有了。

所幸失之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上帝关了这个门,是因为早就开了一扇窗给我。

姑娘一笑,春风十里不如你。

 

其二

咱妈病了。

糖尿病。

爹妈的很多生活方式,我是不理解的。但是自己能力有限,自己在某种程度来说,还在啃老,所以也不能够叫他们不要太操劳。但是操劳总是要负出代价的,超负荷的劳动,最后就是各种机能的提前耗损。又老是这个不开心那个不高兴的,抑郁伤肝,身体怎么会好。像我这种自私的 人,会有不高兴不开心的时候,但是我不喜欢不高兴得太久,我要是不开心不高兴了,我就会想办法发泄,唱歌喝酒寻欢作乐。

别人去死,好过我感冒。

所以……嗯,我就是这样子的。

我得好好照顾自己,我不想我还没有很老的时候,就需要姑娘常常的照顾我。

 

其三

昨天跟梁小妞借了一千两百块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