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今天我突然想去看看锦上添花的空间。他的QQ是我申请的,第一篇日记是我写的,上面是我对他所有的期待。今天进去看,一篇日记都没有了。应该是锁起来了,岁月蹉跎心境沧桑,一个人在经历种种后学会了关上心门也纯属正常。毕竟他的头像还是一个青涩少年,可是他的本尊却是一个有鱼尾纹的大龄光棍了。

想想当年,他读的学校是我找的,报志愿是我教的。可是那个时候我也不过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哪知道怎样才是好的呢?

十五年前,我在弟妹心中,大概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爹妈吵架了来问我怎么办?恋爱了来问我好不好?我带着她们租房子在三农贸,吃饱饭带他们去学而优书店看书,有时候去中科网吧上网。老二老三老四都是跟着我学会上网学会用电脑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从一个保护弱小的强者变成了需要保护的弱小。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觉得大姐是个娇贵的存在,得小心呵护,妥善安置,重工基本是不叫大姐干的,煮菜这种事好像大姐也是不会的。

自锦上添花去柳州之后,好像我就不大和二三四密切来往,读书的读书,打工的打工。16年左右爹妈开始在家长住,一转眼又十多年了,这么些年,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有的人越来越有担当,有的人越来越懒,有的人越来越暴躁……还好的是,血浓于水,一家亲。

……

我不知道有多少难关要度。

我只想说

不要怕

不要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