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9021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今天从柳州回来,走柳梧高速,在大鹏出来,经垌心到新燕,把姑娘留在了新燕。

其二

下午上班了。

其三

下班送懒鱼回去

其四

送完懒鱼,去了德美的店,裕登让我送本相册给黎老师,我先去取相册,取不到,本来想送我那本去算了,看看自己,一天奔波一身风尘,还是下周末吧。

其五

有个大佬儿想种芒果,来问我有什么看法。我一村姑能懂什么?

我知道有人能给建议,我只是……不敢。

其六

今晚住金田。

虽然十九叔因为我妹的缘故,让我在这住,这一住就是一年多,寄人篱下的惶恐不安,还是难以言表。

常常觉得没有安全感,对自己的人生,彻底失去了掌控的能力。我习惯说的掌控,无关呼风唤雨,也无关指划着谁向东他不会向西。我只是期待。我的人生只要不发生天大的灾害,我都能够从容应对。我做着每一件事情的最坏的打算,而这最坏的结果并不是一定会发生,那我就会觉得我还很好,那怕真发生,有过应对的预案,也可以接受。

可是,现在我失去了抵御风险的能力。万一天上掉下的陷饼砸到了我,家里没有创可贴,口袋没有买创可贴的钱,身边没有可以借创可贴给我的人,我会被陷饼砸伤失血过多晕过去,真的也许一个浪,就可以把我拍死在沙滩上。

据说人越长大会越孤单。

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没有谁必须帮助你照顾你,没有人有这个义务。就算有人想帮你,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能力,毕竟人家也有自己的家,有自己要守护的人和事。

……

也许很累,可是除了直面现实,别无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