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9021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昨天和群友在我那聚餐,晚上去唱歌。

其二

今天把波萝坑的客人要的酒送了过去。

其三

一直很想四下走走,己经想了两年了,因为姑娘,没有成真的梦今天终于成真。

想去的地方很多,选了柳州,因为陌生,所以吸引;因为不远,所以成行。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四下走走,其实我并不是向往外面的世界。有时候我觉得出来走走,还得逼自己去。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睡到自然醒,吃饱继续睡。出去玩这种耗时间耗体力耗钱的事,不是逼着自己,真不想做。

再不四下走走,守着院子里高墙下的四角的天空,整天为三块钱一斤的青菜两块钱一包盐烦躁,我都怪进去更年期状态了。

其四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傻乎乎的大婶喜欢上了不应该喜欢的人。她身边的闺蜜甲乙一直都骂这个大婶,犯傻犯贱,那个人不值得婶付出。

值不值得,由外人看来是可以找到很多凭证的。如果他有钱,他为因为有钱的男人多花心这个缺点伤害你;如果他没钱,这直接就是个缺点;如果他比你老,这是个大缺点,这么老的人都跟你是为了钱吧?如果他比你年轻,以后他风华正茂而你人老珠黄,肯定抛弃你……总之,不值。

后来,那个大婶老了,明白了,确实不值得。

然后,那些大婶的闺蜜甲乙,喜欢上了不应该喜欢的人,一耗多年,没名没份这个先不说,连老爹的养老钱都捧了给喜欢的人,而这个人在外面欠有近百万债务。

坑,深不见底。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值不值得这个问题。

像当初她讨厌我,痛骂我……那些一大段一大一大段的道理,她一点都想不起。

医者,不可自医。

又或许,感情这东西真的没办法说值不值得,只能说愿不愿意。

爱若能懂收放,不要太痴狂,也许就不会有太多伤害。

但是日久不生厌就会生情,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一往情深就会迷失,就会蛾扑火。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把爱啊情啊这些鬼东西戒了。我不喜欢我为别人而笑为别人而哭,这会让我的心境不再澄清。

这个没戒好。

后来又退而求其次,守株待兔,你来,我在这里,我不想追逐得太辛苦,怕你烦,怕我疼。如果我能,我就守着,如果有累,我就换一株木桩来守。没有看顺眼的木桩,我就自己愉快的玩耍。

大概是跌倒得太多了,习惯性的保护自己,再也不敢把钱啊,时间啊,精神啊,希望啊,寄托在别人身上。

其五

今天我没有再说天涯路远。

有些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的生命中,注定有些人事如五彩泡沫,如刹那烟火。

我必须感恩,泡沫和烟火没有给我的人生带来任何负面的影响,而是绚丽的色彩。

今天上了柳州,左岸在朋友圈看到了,回复了我。

挺想约他晚饭的,他还在博白。明天他上来,我又己经回去了。

在网上认识他的时候,我己经工作十来年了,他还是个高中生。

我喜欢认识不同的人,特别是正能量的。他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年轻人,在学校就开始创业,现在他的思想,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我都追不上。

我现在连镜子都不敢照了,怕看着自己衰老且碌碌无为的模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