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90112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妈妈送了床被子给我。

其二

两位L女士过来小坐

其三

今天败了很多钱。给自己和姑娘买衣服。

其四

滨打电话来问服务器密码,他忘记了。

想想这么些年,QQ 密码从没变过,支付宝的密码从未变过,当初缘于信任,方便大家好做工,所以一直没改。事实证明,根本没必要担心人家乱来。

其五

我感觉我经常遇到熟人:开了车门坐进去还没系好安全带,肩上多了只手,原来是飞哥发现了我;过马路偶遇喜有,他跟我打招呼;在法院偶遇了李先生;刚抱着我娃下车姚妹带娃看病遇着打招呼;今晚在步行街遇到了大神还有一个金田的老师。

以上经历告诉我们,没事不要做坏事,很容易暴光的。更不要想着欠钱不还,你躲不掉的。

其六

有时候直觉是很可靠的东西。

现在有一种状态,叫冰水混合物。

 

黄记杂货铺之20190108分店

其一

今天检查教学常规,工作中有很多不足,领导提出了很多整改意见。有的同事没好好工作,三个领导轮流问话,直烤得我里嫩外焦,滋滋冒烟。

 

其二

今天最忙的时候,有一个人给我打了求助电话,我不了解情况,不知道要怎么帮。

其三

书剑让我问一下滨哥数据是否完整,我还没有空问。滨少说有空帮以他公司的名义注册一个域名挂回论坛的数据,拒绝新会员注册,只挂着给我留点念想。也许,理想终不敌现实的骨感和琐事的纷扰会流产,而有友如斯,今生足己。

许多年前,我怀念过一个和我在非同凡响只喝咖啡不说话却不会别扭的人,我曾经感叹,他直得信任,无关交情,而是他的品质决定。上个月,我想问他要个继教新证,发现电话不通了——我至少两三年没打过他电话了。

自此,我暗暗决定,一年至少要联系一次我那些值得珍惜的朋友。

其四

太累了,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