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4分店

十点半,在小树林拔草根回来, 开了空调,然后去洗澡。

出来,房间已经暖烘烘的。

还是喜欢听老歌,因为心情在熟悉的旋律中容易平静。

最近心情不怎么美丽。

甚至,感受不到自己 的存在。每天都在 忙忙忙,通知一份接着一份的下来,别说做好工作,连好好的看清楚通知的时间都没有。

上周我一直都想离校出走。

还好,黑色的一周过去了。

今周大概还是会很忙,但总比上周好很多。生活的压力有张有驰,染的心情,也有起有落。

幸好,现在心情尚好。

不要脸就不要脸吧。

无耻就无耻吧。

贪婪就贪婪吧。

……

只要我家亲爱的染染是快乐的,那怕别人说我家亲爱的染染是一堆狗尿屎,那又如何呢?

 

今晚平安夜。

人家说爱国的人不过洋节。

我觉得每一个日子都可以当节过。

很多年前的一个平安夜,我失恋了。

然后有一个人说要补我一个幸福的平安夜。

这个人,成了永远的过去。

今晚,在我回来,打开空调的那一刻,我觉得身边的一切东西都比男人好很多。

比如暖被这种事情,有空调和热水袋,就可以秒杀男人这款物种。

这说法也许偏激,没有办法,在我人生过去的几十年,我真没发现我的幸福是男人给的。我的幸福完全是自找的。

曾经,我以为“在你之前,才是活着,于你之后,再无余生”。时过境迁,最后觉得为自己活着,才是余生。

听说天准备又要降温了。

不过我已经决定不买衣服了。

主要是因为感冒药比衣服要便宜多了。

好吧,主要是我觉得我衣服太多了(坚决不能说是因为穷)。

房间一地都是。

我和妹妹说我又买了一个简易衣柜,快递在路上,她说买来干嘛,我又不会再在那里借住多久。既使不久,也还是要买,因为衣服没法放,每天都在衣服都上踩来踩去,实在是心烦。

有衣柜,至少可以塞进去,然后心不见,眼不烦。空得出那么一小块地方,和姑娘游戏。

姑娘现在已经不喜欢玩旋转木马,摇摇车这类的弱智游戏了。

村上也没有什么可玩的,只能滑溜溜梯。她对这个倒是很喜欢。

她会表达她的想法,要去玩什么,她会拉着妈妈的手,告诉妈妈自己要去干嘛,比如是去小卖铺买水果,还是去球场玩溜溜梯。当玩累了,她会拉着妈咪 的手,往家里走,表示回去。回到家里,姑娘喜欢玩车子,得留点空地给她玩。

 

最近特别想喝酒。

不过,这种天气不是喝酒的好时机。

其实我想做一件事,也并不管时机对与不对。

我喜欢纵容自己 ,习惯对自己说,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如果得不到,我宁愿明天就凋零。

以前有人告诉我说,幸福的女人是不喝酒的。

其实我觉得,如果自己的幸福还要由别人来定义,也是一种可悲。

……

十一点多了,应该对自己说晚安了。

晚安,我亲爱的染染,我爱你,全心全意地,真心真意地,一心一意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