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210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不同的年龄,不同的阅历,人的三观也会不同,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友友离了婚,然后上门求亲的人三头五天的来一拔。

介绍男方的时候,最常用的是一个词“老实”。

这是一个“老实”人。

以前我也觉得老实人很好。现在我已经不这么认为了。世事没有绝对,其实这个世上,看似游戏人间的,未必没有做人做事的底线。看似老实巴巴的,亦未必不会突破认知的良知下限。有时候人老实,是被逼的,他没有资本不老实。人家能够去花天酒地,是因为人家有钱。他没有去,不是他抵挡住了诱惑,而是,他买不起单罢了。

真的老实人,不是他从来不花天酒地,而是他是怎么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中,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

做为一个孩子的妈,我会希望我的宝贝有一个好的将来。

钱多钱少,够用就好。至少要够用,不说名牌什么的,至少大众生活水平吧。

有一个帅哥来和我说了一件事,在他看来是人间神话,在我想来,真他妈的人间笑话。

他说他想找一个妻子,他说他最讨论那种宁愿坐在宝马哭也不会坐在自行车笑的女人。他要找一个妻子,不会和别人攀比,种点田,大家一起吃粥,你一口我一口,直到老。买不起小车摩托,可以踩个自行车出去转。他甚至给了个具体的例子,像XX(我另一女友)这种去店儿买衫的女人,娶回去就是败家,“宝珍好的衣服,买一件穿三年也不会烂,干嘛要买贵的。”

我觉得我耐心见长,居然能听完这些废话。

毕竟,昨天黑白问我放假没有,我连回都没有回。我怕回了,他会和我说一堆毁我三观的说话。因为他前阵子说起的感情问题刷新了我的三观。他还在我的好友名单里,我没有删他,因为我没有想得明白,原来那个有点纯真又有点幼稚的男孩子哪去了。但是,我却没有忍住说了一句,你很人渣。

不知道他如果恰好看到这段文字,会有什么感受。

婶有时候并不怎么照顾别人的感受。

话说,相对于黑名,我对这个帅哥,明显有耐心多了。

一个男人说下这样的话,往往是因为他处于社会竞争中的劣势,他自己没有能力满足别人的要求,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觉得社会怎么了,女人怎么了。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他想找一个这样的老婆,是他的权利,有人愿意嫁给他,是人家美女的事情。这些都和婶无关。但是我家大婶的女儿不能够嫁给这样的人。他可以不是很有钱,我女儿也可以吃苦,那我女儿生了孩子呢?也这样吃苦吗?世世代代的我穷我有理吗?一个男人,连一点向上的心都没有了,连羞愧的意识都没有了,连奋斗的觉悟都没有了,所谓的幸福又从何而来。难道我女儿生完了孩子,孩子问为什么我们家这么穷的时候,这么跟自己 的孩子说,开小车开摩托的都是为富不仁,我们家是好人老实人,所以我们应该踩个自行车?

“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粥”这句话我忍不住想笑了。看着很深情,到了现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人家一个美女,本身就可以大鱼大肉的餐餐候着,她为什么一定要降低自己 的生活质量来吃粥以示自己深情?不这样就是嫌贫爱富?或者说,如果原来吃粥的她,想要改变自己 的生活质量,努力工作,吃上了肉,那个不愿意改变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别人的“不同甘共苦”?毕竟,同下去,一直都是苦,从来不曾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