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210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不同的年龄,不同的阅历,人的三观也会不同,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友友离了婚,然后上门求亲的人三头五天的来一拔。

介绍男方的时候,最常用的是一个词“老实”。

这是一个“老实”人。

以前我也觉得老实人很好。现在我已经不这么认为了。世事没有绝对,其实这个世上,看似游戏人间的,未必没有做人做事的底线。看似老实巴巴的,亦未必不会突破认知的良知下限。有时候人老实,是被逼的,他没有资本不老实。人家能够去花天酒地,是因为人家有钱。他没有去,不是他抵挡住了诱惑,而是,他买不起单罢了。

真的老实人,不是他从来不花天酒地,而是他是怎么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中,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

做为一个孩子的妈,我会希望我的宝贝有一个好的将来。

钱多钱少,够用就好。至少要够用,不说名牌什么的,至少大众生活水平吧。

有一个帅哥来和我说了一件事,在他看来是人间神话,在我想来,真他妈的人间笑话。

他说他想找一个妻子,他说他最讨论那种宁愿坐在宝马哭也不会坐在自行车笑的女人。他要找一个妻子,不会和别人攀比,种点田,大家一起吃粥,你一口我一口,直到老。买不起小车摩托,可以踩个自行车出去转。他甚至给了个具体的例子,像XX(我另一女友)这种去店儿买衫的女人,娶回去就是败家,“宝珍好的衣服,买一件穿三年也不会烂,干嘛要买贵的。”

我觉得我耐心见长,居然能听完这些废话。

毕竟,昨天黑白问我放假没有,我连回都没有回。我怕回了,他会和我说一堆毁我三观的说话。因为他前阵子说起的感情问题刷新了我的三观。他还在我的好友名单里,我没有删他,因为我没有想得明白,原来那个有点纯真又有点幼稚的男孩子哪去了。但是,我却没有忍住说了一句,你很人渣。

不知道他如果恰好看到这段文字,会有什么感受。

婶有时候并不怎么照顾别人的感受。

话说,相对于黑名,我对这个帅哥,明显有耐心多了。

一个男人说下这样的话,往往是因为他处于社会竞争中的劣势,他自己没有能力满足别人的要求,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觉得社会怎么了,女人怎么了。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他想找一个这样的老婆,是他的权利,有人愿意嫁给他,是人家美女的事情。这些都和婶无关。但是我家大婶的女儿不能够嫁给这样的人。他可以不是很有钱,我女儿也可以吃苦,那我女儿生了孩子呢?也这样吃苦吗?世世代代的我穷我有理吗?一个男人,连一点向上的心都没有了,连羞愧的意识都没有了,连奋斗的觉悟都没有了,所谓的幸福又从何而来。难道我女儿生完了孩子,孩子问为什么我们家这么穷的时候,这么跟自己 的孩子说,开小车开摩托的都是为富不仁,我们家是好人老实人,所以我们应该踩个自行车?

“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粥”这句话我忍不住想笑了。看着很深情,到了现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人家一个美女,本身就可以大鱼大肉的餐餐候着,她为什么一定要降低自己 的生活质量来吃粥以示自己深情?不这样就是嫌贫爱富?或者说,如果原来吃粥的她,想要改变自己 的生活质量,努力工作,吃上了肉,那个不愿意改变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别人的“不同甘共苦”?毕竟,同下去,一直都是苦,从来不曾甘。

 

 

黄记货铺之20181210分店

爱你是我唯 一的心愿 ,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今天中午,群里聚餐,今天晚上,群里K歌。

都是小聚。

以前,我只要吹鸡,出 来的人都有大大几十。

现在,只有十来个。

我也很高兴,我习惯了说,人多是热闹,人少是情调。

邀请了蝴蝶姑娘。

她对我会猜码很意外。

好吧,十年过去了,我们鲜少一起出去玩。

在这些年来,没有人保护我,于是从前那个滴酒 不沾的六六,在失去重重保护之下,学会了猜码,玩骰子,摆十三张。

无可避免的,也学会了喝一点点酒。

在这样一个寒意逼人的夜晚。

我突然想起张爱玲的小说《倾城之恋》,一个大都市倾覆了,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了,成千上万的人痛苦着……白流苏在经历了沧海桑田,世事云烟之后,她觉得只有自己 心中的那口气和身边的那个人是可靠的。

可是,我连白流苏都不如,因为我身边并没有一个可靠的人。

我只有自己心中的那口气是可靠的。

于是,我家亲爱的染染,终于学会了喝酒 ,以及,猜码。虽然不擅长,聊胜于无。

以前我习惯于说,歌声可以加深对情感的体验,对悲伤的体验,或者对快乐的体验。

现在,我想说,歌声和酒 ,都可以加深对情感的体验,对悲伤的体验,或者对快乐的体验。

感谢上天,我这些年喝酒 的时候,都是比较快乐的。

酒这东西,和血差不多一样的值钱,几百块一打,往日去喝酒,多是朋友请,为了这一样情谊,我都会觉得不枉此生,所以我很容易快乐。然后喝了酒,我更快乐。

又据说,公主的纯情写在脸上,巫婆的深情种在心间。

又据说,每一个可怕的巫婆都曾经是一个纯情的公主

……

总而言之,我这一个女子,从小小贝贝猪到第六弦到染染……我终于成长为一个巫婆。

很好,因为我终于可以不择手段的达到自己 的目的,只要结果是我想要的,过程真的不那么重要。如果做坏人能够让我更快乐一点,我不介意别人说我是一个坏人。

从此以后,我家亲爱的染染安心的做一个坏人。

那就这样吧。

我爱你,我亲爱的染染,全心全心地,真心真意地,一心一意的。

晚安。

黄记杂货铺之20181205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今天我买了只别人咬过的苹果,两千银。换手机有几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手痛,只有苹果有4.0英寸而且系统流畅的手机。别的机子这个尺寸的没法用,大尺寸的能用,我的桡骨突狭窄性腱鞘炎又和我过不去。

于是花钱买健康和舒心。

其二

整了两千高利贷还老板。

其三

今天到金田起义小学参加职工气排球比赛的开幕式。

其四

今晚和彭先生在金田喝奶茶。

其五

今天和同事有了误会,回头又和老妈有了代沟。

其六

借了三百高利贷转借给狼先生,他说明天还我。

然后,写点其他的杂记。

最近还在追《醒来 凡真实的必会相遇》。这本书在我下载京东阅读客户端之前,我已经看过一遍了。人老了,忘性大,经常重温,都会有“当时我有没有留意这个地方呢”的想法。

本来是想写点读书感受的……太晚了,保命要紧,附几张截屏,以便日后重温。

姑且先睡了,晚安,我亲爱的染染,我爱你,全心全意地,真心真意的。

黄记杂货铺之20181204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住的这个地方没有了wf ,而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一直是住别人的房子蹭别人的WiFi。

人如浮萍,心自飘零。

在没有WiFi 的状态下听音乐,我也知道这是奢侈,因为流量的消耗很惊人。可是,我没有办法,负重前行那么累,那么累,如果尚能找到一首背景音乐让我的心宁静,我就应该满足自己。只有让自己感受到幸福,才可以继续负重前行。

今晚听的曲子,还是姫神的《月沙》

以前,我用了很久的时间,让我身边的人习惯我选择的生活。后来,我改变了我自己。没有姑娘之前,我觉得布衣素裙,以悦心,就可以度尘生。有了这个宝贝,奶粉尿片我尚且供得起,可教育是一个大问题。她要进好的学校,我的工作不好接送,不好的学校,我压根不考虑,要两全其美要很多钱。也许,我并不能给她足够好的教育环境,不过,当是为自己找借口吧,我将尽可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以为未来应对风雨的勇气。

姑娘现在已经开始有自己的主意了,单靠哄或者是单靠吼都不大对。我这个一把年纪的妈妈,偶尔也是要看看育儿心经的。姑娘懂得妈妈不在的时候,是去上班了。

“上班干什么?”

“钱钱”

“钱钱干什么?”

“买奶奶”。

这个是姨姨告诉她的,于是,她知道妈妈要上班赚钱买奶粉给她吃。

这两天我做错事了。

有些事骗得过别人,怎么骗得过自己?

其二

结了吊顶的数。

其三

今天金田医院的医生进去给我们学校的学生体检。珠宝很意外我还呆在哪。看到老板,想起欠他的钱该还了,一会想想怎么调。

真永远

情若似花开花谢,爱终究沧海桑田,别问我该如何,才有真永远。
等到花都谢了,我要的结果还没有来,除了隐忍,别无选择。
以前相信爱情。
后来相信婚姻。
再后来相信自己。
现在连自己都变得面目全非。
我应该信仰什么?
有什么东西,是真永远?

黄记杂货铺之20181201分店

其一

昨晚见了个不该见的人

其二

今早带姑娘去广场晃,偶遇一跳广场舞的男子向我问好,我觉得面熟又想不起是谁。后来他告诉我是吧友大滕峡村民。

其三

妈妈捉鸡出来给我然后把我姑娘抱回金田玩了几个钟。

其四

在宝珍好想给姑娘挑几条爬地玩泥沙的裤子,一男子鬼鬼祟祟向我推销一部二手苹果八,很便宜,几百块,我没要。两分钟过后,旁边一个抱孩子的妇女和她同伴说手机不见了,我问是不是苹果,她说是,我说你遭遇扒手了,店里有摄像头,报警吧。她留我下来做个证人,等警察来备案问话了我才走。

其五

今晚在快乐家聚餐。

其六

飞鱼帮我在贵港运了酒饼回来。

其七

眷恋说明早拿东西过来给我,让我转交梁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