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130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八点,关灯陪姑娘睡觉。此刻,姑娘已经睡了,理论上我应该起床洗衣洗碗拖地板收拾东西,情感上我只想呆在温暖而舒适的被窝里听着音乐忧伤泛滥。

于是,就纵容自己,懒懒的躺着。

今晚,本来是想出去走走的。

有本来,必须就有因为……所以……没有去成。

我有姑娘了。

我没有姑娘之前,来去如风,想去哪里,乘兴而至,兴尽而归。想去平南和兄弟喝酒,想起来了,就去了,去了喝完酒回来了。想去和妖精一起吃个晚饭,于是马上坐车上贵港,到了吃完饭又坐车回来,没车打的回来。这样的随意一年总要来几回。即使是713远在中山,想去,也不会考虑超过三分钟。往往就是说一声我想你了,然后就去了。

很多时候,我做事,只是因为我高兴。以前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看言情小说不看点有用的书。文以载道,貌似看了点什么书,非要明白了什么道理或者得到什么能转化成物质的好处才算不枉此行。很多时候,我看书和别人看泡沫剧打拖拉机的功用是一样的,那就是愉悦神经,我高兴。

千金难买我高兴……

总有些无奈,总有些无助是不能说的。据说,如果有一天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并不是因为她要赢,而是因为她孤独了,或者是她不自信了。

很累了,从生理到心理。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到了极限,可是,走着走着,极限的临界点一点一点的往上挪。我就像一个跳高运动员,一次又一次的咬牙跳过去。可是,最优秀的运动员,都不会一再的破纪律。我需要出去走走,去哪都不重要,离开这里,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想。什么时候去呢?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天。

冬天里,四天区庆,如果阳光恰好,染染,我们便四下走走可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