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7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今天的工作比较单一,参加了一天的师德培训,中间去领了教辅资料的发票,师德培训结束后,有扶贫任务的留下,发了培训调查表,试卷,让我们完成后连同心德体会一起上交。那么,我明天的工作大概就是一天上9节课(有两课节要上两个班),写一份参加师德培训的心德体会,一份扶贫的心德体会,做一份测试卷,答一份调查问卷,做一份义均的PPT 。目前安排大概如此,变数未知。

今天上午给我们培训的是培训中心的黄继仁副主任,据他所说,他是下湾人。他做到了真正的行德,他年轻的时候相了十七次亲才娶上老婆,这成了他心中的痛,所以很关心大龄未婚男女的幸福,免费作媒甚至贴钱做媒,已经牵手成功250对;免费给学生理发,多年如一日,数以万计;坐在操场上,在师生的围观下,把一个学生乱倒的饭菜一粒一粒捡起来吃掉;学生用棍棒清不动粪坑的臭石头,他徒手挖手;台风天为了转移学生,被树压断腿,在医院躺了68天;领养了5个孤儿;做了十八年校长,依然坚持做了十三年班主任带两个班数学并且连续多年获先进业务奖……

我只能说,我对他的崇敬,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又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一个人能够做这么多善事,甚称伟人。

以前,我习惯说无知者无畏,无耻者无敌,现在我感受到,无私的人才是真正的无惧无敌的。

没有多少个人能够在历经了种种社会的阴暗之后还能保持赤子之心,他做到了。

我家染染,在社会的染缸,光阴的河流中漂染多年,早就从“纤尘不染”变成了“纤尘毕染”。

我曾经让暴君给我写几个字。

他说好,把内容给我。

我给了他“纤尘毕染”。

他给我的是“纤尘不染”。

于是那几个字失去了挂出来的可能。

今天黄主任说,莫为小利失名节。

我从来不为小利失名节,我都是为大利失名节的。

我没有资格说师德,对学生,不够耐心细心用心尽心;对同事,也不够友爱真挚?

 

我现在是用京东的阅读端阅读,带娃,纸质书确实有着太多不方便。姑姑没睡,要陪她玩,和她互动,什么也干不了。姑娘睡了,不好开灯,以免影响着她,所以除了拿着手机,也干不了什么。

所幸,手机也有大千世界。

以前我用手机除了看看小说,偶尔也玩玩游戏,比如消消乐,比如数独,而现在别人玩的填成语,我多年前就玩通关玩厌倦了。这次培训,我和自己订了个规矩,每天用手机看二十页书,随便写点字。

我昨晚看的书是心理学相关的《自控力》,今晚本来是想重温的,一不小心点到《余罪》,改变了主意。余罪是警察与罪犯为题材的小说,这是我最不喜欢的小说之一。我不喜欢从中看到的人性的丑恶,不喜欢看到善被恶伤得疼痛不已,不喜欢看到牺牲,这些东西,会让我看似麻木的心痛楚。

可是,有时候我也会逼自己。鲁迅先生说,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所以我偶尔会逼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我只是想试着让我的内心变得强大,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保护自己。

一如以前玩网络游戏《泡泡堂》,不小心点到了“墓地”的地图,我一听那毛骨悚然的背景音乐,后辈就一阵发冷,突然飘出只鬼,我尖叫着连鼠标都扔了。自从新疆那小子带我出师,这游戏我就是以一敌九,我也很少会输,可是每次一遇到这地图,我就没法玩。

只有逼自己。

自己专门挑这地图玩,玩到睡觉都听到鬼叫声,最终免疫。

年轻的时候,常常一个人住,貌似我02年到09年,经常会一个人住在一个偌大的校园,除了平分的时候好点,别的学校真不好说,特别是江口新生,洗澡的时候白粉仔扔石头上瓦顶,也是吓得心惊胆跳。

久之,我还是出现了心理障碍,常常是回到学校准备开门的时候,会突然心跳加速,到了开自己房门的时候,会莫名难以呼吸,总觉得门后或者床底会不会有人?有这想法,也是正常,毕竟我他妈的还试过忘记抜钥匙,凌晨三点贼转钥匙把我惊醒,还好的是那贼转错方向,反锁了,在他还没转对来开得了门,我开灯,他跑了。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害怕一个人回房间。

然后我玩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密室逃脱”的游戏,还专挑看着阴森可怕的密室把自己“关进去”。

话说,我上一次看这种血淋淋的题材的小说,估计已经有五年了。《余罪》还没看完,大概没有《十宗罪》那么骇人听闻吧?不过不好说,长篇小说情感都是层层铺垫的,没准最后对我的心脏考验的程度超过了我想象。

我只是想,小小的锻炼一下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