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6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2018年秋金田镇师德培训
  1. 今天参加了师德培训的集中培训。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培训,培训这东西是这几年逐渐多起来的,到了这两年甚至有了各种硬性指标必须达到:比如培训经费的支出要占学校总经费的百分之三点五还是百分之五了(我记不清了),教师的每年要达到的学时学风也有硬性要求,具体多少分我又忘记了,虽然这些鬼东西都归我管。

关于培训,我平常是厌倦的,网络培训我一般是开着视频让专家自己在那讲,我忙我的事去,过了十分钟点一下时间更新。我也知道专家讲的有理问题是我没空听。

集中培训我基本上就是在玩手机,我终究也不过是变成了一个自己身为老师的时候不喜欢的学生的面貌。自己站在讲台上,觉得自己讲的每一点都很重要,反反复复讲上几百次了,猪都懂得了。换了自己听专家讲课,自己也成了个猪学生:他讲他的,我玩我的。

我知道他讲的东西很有用,可是我听不进去,往往是因为他讲的太乏味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学生不想听真的不是学生的原因,是老师下的工夫还不够,吸引不了学生的注意力。

幸好,今天来了个讲课我喜欢听的专家,叫温轶群?是一个学者型专家型的校长。他讲的很多东西我都有感触。他从一个普通的民办老师成长成一个专家,有些东西也许和规则有关,但是个人的努力绝不可少。

他说他的成长离不开读书和写字,每天阅读的书不少于二十页,写的文字不少于三百字。正是这样薄积厚发,才有了裴然的成就。

他做了个现场调查,一年读一本书的举个手。

我举手了。

一年读十本书的举手。

没几个人举手,我也举手了。

十本书不算多,如果只说数量不求质量的话,我看的书有十本以上,不过对我的专业成长没什么帮助。我带目的性看的是消防类书,不带目的性的比较多,比如net kou 说《遥远的救世主》好看,我便在网上看看;偶遇个喜欢的句子“影子在公主的脚下,怀吉在公主的心理”,我便去看《孤城闭》。

好读书不求甚解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最合适不过。读过的书如水淋鸭背,完全就没留下点什么在脑海。时间一久,便连基本内容都忘记得一干二净。

读书如此了,那写字呢。

偶尔也写点,不过多是一些情感上的东西。我对写“深沉而热烈的爱一个人也许你会受伤,但这是让你人生完整的唯一方式”的兴趣远远高于“关于学困生的转变之我见”。

由此可见,我完全不可能通过阅读和写字提高我的专业素养。

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甚至问了三遍自己,我想不想成为一个业务水平高的老师?

我还没有答案。

在我没有搬几次家之前,我有一些很珍贵的东西——我的相机的储存卡。

搬了几次家,不见了。

在我没有怀孕的时候,我天天要用电脑,闲来无事,就会把我的储存卡插入电脑,查看相片。

把几年的相片看下来,自己仿佛看到了高铁从荒山野岭中一点点建起的样子,相片中尘土飞扬的桂金路我和谁在那流下过汗滴……

我曾经想用文字和相片记录这个县城的变成。

然后,我好像失败了。

从前,我写点什么,无非是为了排除心中的苦闷或者让自己的生命更丰盈一点。

以后,我大概还可以尝试通过阅读和写字,让我的课堂更高效一点?至少,不要把一节课讲得同学们都睡着了。

其二

今天妹妹和姑姑要考车试,黄家玲帮我带娃。

其三

校长通知我明天去领教科书发票,明天还要继续培训,到时候领即可。

其四

早几天京东买的书到了,不过没拆封,带娃看书真的不方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