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记杂货铺之20181121分店

其一

今天又听了一天的课。


其二

今天收工得有点早,去依漫美容SPA报到了下。以前的办的卡,还有两次就划完了。


其三

弟弟说晚上和十八火锅,我说好。

吃完饭我麻烦他明天帮我去印名片。今天出来本来是想去简约的,发现不好停车。


其四

今天上午,听课结束,我直接到多多荣的班上领了他就出来。

校门口,有人叫住了我。

我非常意外。

自从我被赶出来之后,已经一年,我们没有打过招呼了。

前面,我打过三次招呼,他不应我。

事不过三,从此,我在他们面前走过,连眼角余光我都不再瞄一下过去。

染一向宁折不弯。

有些伤害我的人,我是不会说原谅的。他不是主犯,看在我妹妹的份上,我都可以释怀。如果没有这样的刁难,我今天的生活,不会是这个样子。


其五

属于自己的感觉很好。

听一会音乐,看一会书,发一下呆。

已经很久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活了。

今天傍晚,义均这边一连发了几条通知,我看了一下,唯一的心愿 就是不要周末加班。我看着这些东西很烦。今天星期三,已经结束了,这一周我只上了一节数学课。明天周四,后天周五,我将一节数学课都上不了,因为有一半老师带学生去参加镇运动会,剩下我们这几个老师,一个看一个班,从第一节到最后一节,班上去了四分之一的人参加运动会,我这课也没法上。扶贫没忙完,义均又开始折腾了。查漏补缺。补什么呢,我们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好吗?造完这些材料……想想都心累。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19分店

上班,第一节课的时间在做送教上门的材料复印,第二节课听李老师磨课,第三节临时兴起,用了李的课件上了同一个内容……太久没上语文了,今天重温一下语文的课堂教学。第四节老实上了一节数学课。一个上午就这样忙得气都没喘一口的过去了。

下午给一年级的照相以备录入学籍系统。要求蓝底……找完学校,只有旧楼的铁门油了蓝漆,而且只有门的上半部分是纯蓝,学生站在门前,没到蓝色部分,搬椅子来站上去又太高了,我不好拍,于是叠了几个砖头让学生站上去拍。有的学生太矮了,站着没到蓝底部分,她班主任就抱着她的脚举起来让我拍。嗯……这些相片,“画风奇特,不落俗套”。

回来从手机导入电脑,没有合适的软件用来批量压缩,本来想下载软件折腾一下的,突然来了任务要扶贫,于是逮了个撞上门来的大师,把相片打包给他,我和扶贫的美女一丹同志约会去也。

其一:天天发朋友圈的最大好处就是再也没有人说我一天上两节课儿,一天工作没够两个小时了。

其二

下班去取了快递,给姑娘买了虾皮,瑶柱什么的,她不长牙了,我怕她缺盖。今晚又给她买睡袋……败家娘们。

其三

姑娘又感冒了

其四

昨晚没得睡,我怕生物钟乱了今晚睡不好,吃晚饭的时候整了点自家糯米酒来喝。这次的比上次的好喝。我现在很有睡意了。

晚安,我亲爱的染染!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16分店

其一

上班第一节给请假的老师排课,然后向上级检讨错误,我在教师信息系统的自以为是的操惹来了麻烦,被告之没什么药救。统计了不符合交流条件的名单给黄钧。第二节听李彩玲磨课。

下午打电话和送教上门的家长联系好,送教上门的出发送教,我在办公室做相关材料。下班还加班了半个钟才做完,准备陪姑娘睡觉的时候来了紧急通知说连夜加班,材料要一式六份,明早八点交。原来做材料的时候没说要一式六份,这么多材料,我就是复印都要两个钟啊!这三更半夜让我带娃加班?心累。

结果,领导统计学校时漏了我校,然后准许我下周一才交材料。

其二

某人转账了八千块给我。

其三

今晚抽点时间带小宇去玩。她最喜欢逛超市,还要自己推个车逛。逛累了指着换币机让我换币给她坐玩具车。

其四

接到广东河源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叫花老师?说是李某在平台借钱不还,他通讯录上有我的号码存为花老师。

我原来以为是花家的木头,又来又打电话复核,是另一个李头。

不理。

其五

联系了奇拉,她说关于杨氏的那成十个娃,相关部门未反馈意见。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好人不是一天变好,坏人不是一天变坏。再小的量变,久之都会质变。好人难做,容易吃力不讨好,坏人易做,但是风险太高。

坏人没有变好,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好人最终变坏,是因为诱惑很大。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我感觉有个通行证,好过呆在古墓里练玉女心经。

可是,如果卑鄙的最大风险是失去自主的生活方式和自由的心灵,我会很难过。

我从来都舍不得我难过。

黄记杂货铺之20181115分店

爱你是我唯一的心愿,等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晚上好!我亲爱的染染!

其一:

凌晨五点半,领导发信息到我QQ ,需要我提供两个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的学生信息给她。

我看完信息,放下手机,继续睡觉。

上班之后课都不用上,先找电脑,翻档案柜,找到信息给她过去。

其二

今天镇校运会开幕,一部分老师带领学生去参赛,我们留校的包班。今天下了很多场雨,原来预期两天的校运会因雨中断,下午运动员和老师都回来了。

 

其三

这个学期的镇优质课比赛发了排课表下来,我们学校的老师的参赛课题有问题,找学区领导找中心校领导,好不容易改好了。

花了二十多分钟,才排好这个活动的听课和代课安排。

其四

上级发通知彻查教师信息系统的错漏,我觉得心很累,不知道那些调进来调出去的老师要怎么折腾。

 

其五

整理了期中成绩和各班的质量分析发送出去。有些人没有交,我没有再问,反正我提醒了几回了,爱交不交,都靠自觉。

其六

前天,修车的说两斤酒弄好我的车。

今天我给他送了三斤半去。

其七

眷恋说错开双十一再帮我寄红薯干给彼岸妞,今天他发了单号给我看。

其七

尧今天与我闲聊,都不记得有几个年头头联系了,他问我一切可好。我想了想,买彩票没中,狗屎踩着一大堆,于是说不好。

其八

今晚喝了点自家的糯米酒。微醉,好睡

江口圩日掠影

江口,桂平市北区的一个大镇,一面与平南交界,一面与金田交界,另一边过了江,就是木圭。

江口的圩日是这样子的。

有蒜头、核桃、大头菜、萝卜干、龙眼干……卖。

有大蒜、葱头卖

街景

种子摊,主要是卖菜种

一个顾客在挑选葱头

街景

竹筛、藤刷

其实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书面语叫什么,小时候去放牛会扯这种藤回来给家里人扎成一个把子,用它来刷锅。

卖菜秧的

 

街景

草药

生烟

特码

农用刀具

菜种

 

 

各种虫药

一条小巷

 

江口头菜行

街景

世界,你好!

 

感谢书剑帮我搭建的网站。

首先我得回忆一下,书剑这个帅哥是怎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

其实,我也不记得了。

大概是许多年前,我做了一个网站,那个网站叫做桂平论坛。就是我现在这个博克用的域名。话说我做网站的那会,不知道什么叫做域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数据库,什么叫做服务器,什么叫做程序,什么叫做模板,至于代码,反认识这种东西。

但是那个时候,我居然是一个站长。

一个需要帮助的站长。

大概是桃花岛带我去和琴吃饭,然后琴给我介绍的。

当初,我认识很多对电脑或者是互联网有研究的人,他们现在大概还在我的QQ上,不过我已经不记得什么分别是谁,叫什么名字——主要原因是他们老是换网名。不换我的我就基本记得。

书剑大概是琴的朋友。

然后,当时我的服务器在广西英拓网络。

恰好他也是在广西英拓网络公司上班。

我去过这个地方,位于南宁航洋国际的那栋高高的大楼很接近云端的楼层。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子认识他的,哈哈。

总之就是这个帅哥这些年帮了我不少忙。

谢谢他。

今年工作很忙,弄一个博克,其实我也不一定有空来更新。

可是我喜欢玩,总觉得得有一个地方,用来发泄我的情绪。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自认我抗压性能还算是优良,不过如果不及时喧泄,是会出毛病的。我对什么上吊跳楼投河烧炭都没有兴趣,打牌不喜欢,购物没有钱,游戏又不会……只好折腾自己有点熟悉的东西,好哄自己开心一点。

嗯,染染归来。